校本课程:闽东畲文化的传承创新
作者:郭少榕 刘冬
发布时间:2017/7/4 9:51:43 已经阅读198次

【摘要】畲民族在其族群迁移和与地方其他民族交融的历史进程中构筑了畲族文化心理和民族性格,闽东畲族因其地域和与汉族散杂居的特点,其传统文化具有特殊性。但20世纪以来现代化的进程逐步使畲族民族文化传承机制弱化。20世纪末21世纪初,在政府和学者推动下,闽东民族中小学校探索以校本课程传承和创新畲族传统文化,并逐渐找到了传承文化与特色学校创建的最佳路径。

【关键词】畲文化传承;校本课程;学校特色

学校不仅要传承社会共同的文化和价值,还应呈现多元文化,引导学生具备跨文化的适应力,尤其是少数民族学校教育。正如加拿大哲学家查尔斯·泰勒( Charles Taylor)的承认政治哲学观指出,“少数民族会形成什么样的民族认同,能否顺利融入城市、融入主流社会,进而对本民族的认同升华到国家认同,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主流社会对他们民族文化的承认,对他们的态度决定的”。随着中国主流社会对多元文化的认同度不断提高,民族文化的传承正成为中国各类学校,特别是民族学校的重要教育内容。在全国最大的畲族聚居区闽东,传承和创新畲族文化正成为民族中小学校本课程的主要内容和方式,畲文化传承与特色学校创建找到了最佳结合路径。

一、 闽东畲族文化的历史特点

畲族文化有什么特点?闽东畲文化的特色在哪里?我们认为,在闽东,畲族“大分散小聚居”的特点使其文化中吸收、渗透了闽东地方文化,成为特色鲜明的闽东文化之一。因此,闽东畲族文化具有鲜明的移民文化特点和地域特色,主要有六大特征,即典型的山地文化,又兼含江海文化因子;兼融性的民族文化系统;言传身教的文化传承机制;以“族缘一血缘”观点而形成的家族伦理的支配力量;百折不挠的叛逆者意识和忍辱负重的退守者思想相融合;女性文化的特殊地位。以上文化特征蕴含着历史上畲民族崇尚的礼仪、习俗和道德,既在畲族迁移和与汉族在地居民的相处磨合中形成,又渗透于畲、汉两族民众的日常生活、行为规范中,影响了包括畲、汉等多民族的闽东在地居民。近现代以来,在与现代文化的冲突过程中,畲族传统文化的内核也在不断变革。其中,一些畲族文化特征的内涵不断被弱化甚至扬弃,而渗透其文化特征的音乐、舞蹈、语言、服饰、宗教、医药、武术等畲族文化的表现形式也面临族内后继无人、趋于消亡的局面。因此,畲族传统文化与现代文化如何从冲突中找到融合点,成为学者和地方教育文化等部门的重要探求。

一、 校本课程:闽东畲族文化现代传承与特色学校创建的最佳路径

20世纪90年代,尊重和传承民族文化越来越成为政府和民间的共识。闽东地方政府和教育部门联合,挖掘闽东地方传统文化和畲族历史文化传统,在各级各类学校,特别是民族学校,探索国家课程与校本课程结合,引导学生关注社会、关注历史、关爱各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乡土生活环境,逐步探索出一条独具畲乡特色的文化传承之路。

(一) 校园文化:畲族文化内涵、形式与中华传统文化的融合渗透

校园文化是一种隐形的教育手段,也是一所学校办学理念和特色的重要呈现方式。福安康厝畲族乡是福安市三个畲族乡之一。当地畲民在长期的迁徙和山地生活中形成抱团(团结)、勤劳、敢于冒险和创造的文化精髓。康厝小学将这种文化精神应用于学校办学理念,凝聚为“和谐求实,敬业爱生,乐学爱学”的新办学理念,并创建相应的育人氛围。学校环境布置注重结合畲文化元素:教学楼正墙上的校标以“学”字为标志原形,结合畲族装饰图案,选取畲族代表性的红、黄、黑作为标志色彩,体现了畲族学校的特色;在教学楼的走廊和教室的墙壁上,畲族历史、文化、民俗、服饰等宣传知识随处可见;校徽、校旗、校歌也凸显了畲族文化精神;学校还在保留畲族服饰主元素的基础上,根据学生年龄特点改良民族服装,让学生穿上民族服饰,亲身体验着畲文化蕴涵的美。福安市穆云中心小学利用校园里的每一面墙壁、每一棵树、每一寸草皮,建立了畲族文化长廊、畲族文化墙等。文化长廊将畲族文化教育与儒家学说、经典诵读紧密结合,并与教学楼的知识长廊遥相呼应,渗透学校育人意识、办学理念,努力在孩子心中播下传承民族文化的种子。宁德市民族中学还建设“畲族文化展厅”,以丰富、详实的史料和地方文献,加以现代化的多媒体展示,叙述畲族开天辟地的神话传说和历史起源、畲族文化文明的演进历程、畲族祖先漫长艰辛的迁徙史和关于战争与英雄的传奇故事。

(二)体育文化传承:畲族传统习俗与学校教学的有机结合

福安市将畲族武术逐步列为民族学校体育课的教学内容。坂中中心小学新建了600平方米的钢结构室内体育训练馆,作为传承畲拳的基地,并在小山哈乡村少年宫成立了畲族拳艺队、跆拳道队、鼓号队、腰鼓队等。穆云中心小学聘请全国畲族武术冠军雷盛荣先生到学校传授畲族经典武术。民族体育活动与体育课程的有机结合,让学生在趣味体育活动中了解和传承畲族传统体育技艺,也增强了畲、汉学生对畲民族的认同感。

(三)畲族语言和艺术文化教育:畲族传统艺术教育与学科教学的融合

闽东畲族在语言、音乐、舞蹈、美术、礼俗文化等方面独具民族特色,为了让畲族儿童获得较为系统的畲族知识,各民族学校努力挖掘和传承畲族文化,使之成为重要的校本课程。2015年,福安市为小学高年级学生编写完成《畲族文化读本》,并与原有的《畲族文化读本》(初中用书)、《畲族文化简说》(高中用书)构成一套完整的中小学畲族文化乡土教材。中华畲族宫所在地的宁德金涵畲族乡民族文化积淀深厚、特色鲜明,其中,猴盾畲族村传唱的二声部山歌“双音”是畲族优秀民间音乐中最复杂的表现形式。宁德蕉城区民族中学挖掘当地畲族群众世代传承的文化资源,编写了校本课程教材《畲族文化读本》,将当地畲族民歌、舞蹈、体育、武术等内容融入学校课程和教学计划。霞浦民族中学将畲家文化瑰宝——畲族小说歌用文字的形式加以整理,先后出版了《畲族小说歌》《霞浦畲族小说歌》两部专著作为校本教材。

福安康厝中心小学以创建特色学校为目标,学校编撰的《畲家情缘》校本教材,涉及畲族历史、传统习俗与来历、传奇与故事、民歌、舞蹈、武术、民间艺术、畲医畲药和旅游等方面内容,一至六年级每周综合实践课程以《畲家情缘》为教材实施教学;挖掘畲族文化的优秀内涵,设计相关的主题活动,使艺术教育渗透其他学科,让“畲族文化”真正覆盖到学校教学的每一个角落。学校以班级为单位,组织学生访问畲族老人,了解畲文化的渊源,将记录材料作为班会活动素材,讨论畲文化的内涵与传承形式;并开展办报办刊等系列活动,引导学生主动去调查、探究、发现,让学生在实践中研究学习。学校在每个班级中设立畲语角,提倡畲族学生讲畲语,给畲族学生自主交流创设条件,并将畲族“孝、耕、读”的核心文化加以现代解读,结合中华经典诗文诵读、爱国主义教育读书活动和书法教育等,进行感恩教育、理想教育、劳动实践教育、安全法制教育等,丰富师生的文化涵养,将优秀的民族文化精髓渗透到每一个师生的个性品行之中,有效提升了学校师生的民族认同感。

畲族先民的勤劳与忠勇精神、凤凰情结、畲歌悠扬等民族文化意识是畲文化的重要精髓。福安市民族实验小学编写了一套畲族地方文化课程教材,根据不同年级特点,分成低、中、高三套教材,每周各年级安排一节地方课程,由畲族教师分别担任,让全体师生在浓郁的民族传统文化氛围中,感受畲族凤凰情结,学习畲族悠扬的歌舞,更多地了解本民族的语言文化、风俗和历史。宁德市民族中学自编《畲族文化简说》教材,并根据高中教育特点,开设了畲族优秀传统文化、畲族语言文化、畲族文化风情、畲族风俗、闽东畲族史和民族传统体育等“畲族文化”系列选修课程,在浓郁的民族传统氛围中,让全校各民族学生与畲族做一次比较近距离的接触,促使包括畲族学生在内的各民族学生深入了解闽东畲族民族的语言文化、有鲜明闽东地域特色的风俗和历史,掌握优秀闽东畲族传统技艺文化,使畲族学生在和谐的氛围中与畲族宗族文化心灵相通,成为有根的现代畲乡人。

三、校本课程与畲族文化传承:成就与问题

近30年来,传承民族文化中的优秀传统逐渐成为闽东民族学校的共识。在践行打造“一校一品一特色”的办学目标中,闽东各民族学校确立了自己的发展特色,校本课程、艺术扶贫工程等,将畲族文化精髓融入校园文化建设之中,正在悄悄改变新一代畲族孩子“不穿畲族服装,不懂讲畲语,不会唱畲歌,不会跳畲舞”的状况。

福安康厝中心小学等学校15个班级,每个班级都有一个畲族教师。学校要求每一名学生要学会唱一首畲歌,讲一个畲语故事,跳一段畲舞,打一套畲拳,说一些常用的畲族用语。 福安穆云中心小学特聘福安文化馆馆长、宁德市民族中学教师担任畲族艺术教育教师。2014年5月23日由学校选送8位畲族女童代表宁德市在第31届“上海之春”国际音乐节——上海市百灵鸟艺术团专场演出,演唱《畲乡童谣》并荣获一等奖。学校排演的畲族枪担舞及腰鼓等曾先后在福安畲族经济开发区、市民宗局及穆云、康厝等畲族乡举办的大型畲俗文化活动中表现出色。学校腰鼓节目还参加第十九届“三月三”畲族民俗节演出,推动、促使畲族文化在畲乡更好、更深入地得以传承和发扬。此外,学校还成立了多种学生兴趣小组,有剪纸活动、书法、舞蹈、腰鼓、篮球等,将畲族文化融人这些兴趣小组中,畲族文化得到了潜移默化的传承和发扬。

问题当然仍然存在。首先是很多学校在对畲族传统文化的挖掘和传承中过分强调畲族文化与现代文化、与当地汉族文化的差异性以及传播人群的族群性,使其被接受程度和接受人群有限。中国绝大部分地区的学校教育在课程管理、教学计划和教学形式等方面都有高度的国家统一性,畲族地区的学校教育也是以主流文化为核心的课程标准和教学内容。目前,对于如何使二者融合,以促进畲族地区文化多元化发展仍缺乏深入研究。

其次是畲族文化的形式传承重于内涵。更多的学校重视的是畲族传统文化的形式,没有深入挖掘畲族传统文化的内涵,其学校特色创建缺乏科学长远规划,常常会随着校领导的更替而削弱。当然,传承人和师资队伍的缺乏,造福工程、城镇化等因素导致畲族古村落大量消失,农村劳动力的转移等都使畲族传统民间文化体育活动受到影响。

四、结语

21世纪是信息化的时代,现代化、城镇化的大趋势已使许许多多的乡村成为空心村,离乡的畲民及其后代已经无法回到原有的宗族聚居生活方式,很多留乡的闽东畲民开始适应市场经济的生产生活方式。因此,畲乡村已经不再是原来意义上的农村,乡村教育既不能成为离乡教育,更不能成为为农教育,畲族文化也不应拘泥于乡村或民族学校传承,民族学校的教育应该是促进畲民后代更好融入主流社会的教育。在当前福建基础教育基本实现均衡发展的背景下,包括畲族乡村学校在内的闽东基础教育条件已向现代化迈进,并已进入以课程改革促进学校优质发展阶段,政府和学界应该也可以深入探究如何更好传承包括闽东畲族文化在内的地域多元文化,以及如何将升学教育与人文素养教育、传承传统优秀文化有机地结合,探究和实践适应现代化的多元文化教育课程设计,通过有效的教学弥补或沟通包括畲族学生在内的所有学生所具有的本土性知识与国家课程或“科学知识”之间的裂痕,让少数民族学生能够很好地适应现代学校教育,让城镇学生、主流民族学生更认同民族文化和地方文化。研究如何在成年乡民走出传统的畲族村落,众多留守儿童在缺乏家族和社区氛围教育的环境中,无法队内心体认和传承民族价值的问题,也应该是当前亟需关注的重要问题。

(来源:《中小学教育》201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