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教育均衡“提质提速”
作者:魏楚云(实习生)、申宁
发布时间:2017/9/6 8:32:04 已经阅读192次

夏日,赣东北,一群教师穿山林、越田埂,他们在忙啥?

“教体局利用暑假,组织全区教师对中小学生进行了全覆盖式家访,我校还结合起招生工作。”刚家访完的江西省上饶市广丰区湖丰镇中学校长邓永明告诉记者。校园里,投入1000多万元的校建工程已经完工,教师周转房也即将封顶。

“459人、702人、853人。”会议室的电风扇呼呼转着,邓永明细数近4年来学生数的变化,“硬件跟上了,还分到了新教师,下半年学生数预计是1250人。”

作为中部欠发达省份,江西教育的家底与经济基础一样,底子薄、起点低。“让孩子在家门口上好学!”江西省委、省政府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连续纳入教育规划纲要和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通过构建制度化、规范化、系统化的长效机制,缩小城乡差距,推动全省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进入‘提质提速’的快车道。”江西省教育厅厅长叶仁荪说。

“等不起”“坐不住”“慢不得”

一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底部攻坚”

山区小县安远,县委书记严水石的眼光却穿越大山。

近3年,安远投资7.4亿元建设教育园区,共安排了9个项目。原占地80亩的安远一中搬进了占地400亩的新校园,县里“四套班子”仍挤在建于20世纪50年代的办公楼里。原来,严水石将获批的1亿多元建政府大楼的钱全拿来建学校了。

作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安远对教育的投入却很大方,这是江西省各地各级党委、政府大力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缩影。

“近3年,全省财政性教育投入达2250.67亿元,义务教育占比62.79%;全省‘全面改薄’项目开工率全国排名第一,竣工率全国排名第二……”江西省教育厅基教处处长何少加列出一组数据。要知道,2016年江西财力在全国的排名是第15位。

江西经济社会要发展,关键还在教育。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上升为市县党政“一把手”工程来抓,3次全省性会议后,省委、省政府与各设区市政府签订责任状,层层压实责任,将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纳入对市县领导班子科学发展综合考核体系。

“创新督导评价制度,发挥干部考核评价的‘指挥棒’作用。”江西省政府督导办主任杨美珍介绍,江西成立了副省长李利任组长,财政、发改、人社等10个成员单位组成的省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并于2016年联合省委组织部启动实施县(市、区)党政领导干部履行教育职责督导评价工作。

“8月8日,省里还出台了评分细则,单列奖励加分和倒扣分指标,将督导评价结果作为干部选拔任用、教育资金、项目安排的重要依据。”杨美珍套用起江西省委组织部部长赵爱明的话,“以抓铁有痕的劲头抓教育”。

先后约谈了6位问题突出、推进不力的县(市、区)党政主要负责人,“一把手”们“坐不住”了。

3个月竟解决了30多年来没解决的教育民生问题,广丰教育的变化可谓“翻天覆地”。通过国家验收后,该区还成立了由区委书记任第一组长、区长为组长的教育工作领导小组,投资10.8亿元实施“教育十大项目”。

签订责任状时,江西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评估认定的比例是19.6%,时任省长、现任省委书记鹿心社给省委教育工委书记、省教育厅厅长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提质提速’”“全省要在2018年完成整体全域通过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目标任务”。

对照目标任务,倒排时间表。2016年,江西一次向国家申报了42个县(市、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评估,全部通过现场认定,通过比例提升至57.1%。还剩48个县,其中19个县为罗霄山脉集中连片特困县、原赣南苏区县以及国贫县。

老区、山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会昌今年迎检,问起项目推进情况,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说:“原来我们有事要找县长、书记很难,现在县长、书记隔三岔五主动找我们,举全县之力攻坚克难。”

杨美珍说:“如果2018年全域通过,江西将提前两年完成与教育部签订的责任状。”

加快信息化建设、开展三项文化教育

多方激活优质教育资源

“我们的农村学校比城里的好。”芦溪县教育局副局长刘旭波说,通过实施农村中小学标准化学校建设,该县农村学校尤其是教学点的面貌大为改善,城乡差距大大缩小。

“这几年,我省以改善农村义务教育办学条件为突破口,先后重点实施了‘全面改薄’‘薄改计划’和农村义务教育标准化建设。农村义务教育标准化建设作为自选动作,去年收官,3年省级财政投入50个亿,新建、改扩建学校1071所。”何少加介绍,为推进项目建设,省教育厅会同发改委、财政厅等13个部门,建立了一整套加快项目审批的绿色通道,提供一站式服务。

配齐各类教学设备,推进“三通两平台建设”。硬件和装备跟上了,激发内生动力成了重点。

依靠“一人一粉笔”,在离县城70多公里的大山深处教书30余载的官金花,近年来学习新媒体的热情高涨。“在我县,像官老师一样,50多岁还在努力学习使用新媒体的山村老教师还不少。”上饶县教育局副局长刘田旺说。自去年暑假成为“智慧校园”试点县,今年3月下旬已完成97%的中小学部署,上饶县正探索通过教育信息化,推进贫困县域教育精准扶贫。

基础不厚,江西通过省级层面对教育信息化进行顶层谋划、整体设计,扩大优质教育资源的覆盖面。

2017年伊始,省委教育工委、省教育厅便将信息化列为考核加分项,并将推进教育信息化作为各级教育部门重要工作来抓。6月,省政府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快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意见》,为全省各地各校信息化发展提供科学的规划和指导。

在鹰潭市第五小学主讲教室,教师用多媒体授课,远在童家镇中心小学的孩子们也通过网络一同上课。作为江西教育信息化改革试点市,鹰潭通过“在线视频互动教学和教研系统”项目,建设了39个试点在线录播教室及200多个“在线教室”,实现市直中小学、乡镇中心学校和所有初中、高中学校全覆盖,并延伸至部分教学点,让城乡师生共享优质教育资源。

同时,江西还在全省中小学开展红色、绿色和古色教育活动,让学生在“知、行、践”中了解、传承赣鄱文化。

陶娃看家乡,寻一寻古镇风、访一访瓷都人、看一看瓷窑事、品一品瓷艺美……景德镇通过开发陶瓷文化校本教材,让孩子们走进瓷都的千年文化。在井冈山市各个革命旧址里,红领巾导游员向游客们回顾斗争史;在青原区东固镇东井冈革命传统教育基地,孩子们穿上红军服行操训练……吉安市把中小学德育工作与弘扬井冈山精神结合起来,做活校园文化。

定向培养、提高待遇、交流轮岗

向下扎根、向上生长的乡村教育

稻香阵阵。被农田、菜地包围的抚州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前身为崇仁师范学校,校门口的“师范路”由师生到河边挑来的石头、砂子铺就而成。

多年来,该校毕业生在农村的稳定率达到98%。“2007年,我校承担起省里的定向培养任务。基本功扎实,对乡村教育有感情,我校毕业生是赣东乡村教育的生力军。”校长万晓定说。

中师取消后,江西点多、面广、成班率低的农村学校很难分配到普通大学生,“一专多能”的教师成了“刚需”。

通过从本乡本村的初中毕业生中选拔优秀、有潜力的学生进行“五年一贯制”全科培养,自2007年起,江西开展定向培养乡村中小学教师工作。“有编有岗”“直送直派”,一大批优秀的中学毕业生被吸引过来,目前江西共招收定向师范生2.9万余人。2017年计划招收5490人,创历史新高。

“允许单设男性岗位,单列学前教育、特殊教育、足球教师培养计划,并对培养质量进行跟踪考核。”江西省教育厅师资处副调研员熊礼淼介绍,这一培养模式一直在优化、深化,以满足乡村教育的实际需要。

人才是教育的核心,江西要为广袤的农村留住好教师,哪儿能亏待乡村教师?!

2008年,江西在全国率先出台特殊津贴政策,2015年将发放标准提高到300元和500元两档,每年省财政拿出资金5.5亿元,覆盖了全省9万余名乡村教师;在实施学校标准化建设中,同时改善农村教师住宿及用餐条件;近5年来,以省级“以奖代补”政策投入11.6亿元,建设了1.4万套农村教师周转房,基本解决了近2万名农村教师的住宿问题。

“与县城学校同类教师相比,在最边远山区工作的教师每个月多1200元。”上犹县政府教育督导室副主任卢毓军说,“乡村教师支持计划实施后,增加了乡村学校中高级岗位数量,职称评聘向乡村教师倾斜,我县留住了所有服务期满的特岗教师。”

城乡教育要均衡,关键还在师资。

翁志红,金溪县唯一的特级教师,2015年9月主动到离县城40多公里的龚家小学交流轮岗,为此不少村民把到县城插班的孩子转回龚家小学。“我必须带头交流,让山村里的孩子也能享受到优质的教育。”翁志红说。

2014年,江西开始推进义务教育学校校长教师交流轮岗,仅金溪县,3年来就有805名校长和教师参与。

职务职称晋升、评先评优给予倾斜;职称评聘与农村和薄弱学校任教经历挂钩;校长教师参与交流轮岗,享受流入学校的同等待遇及当地实施的交流轮岗政策补贴……通过完善一系列举措,变“要我交流”为“我要交流”,一大批优秀校长、骨干教师流向了农村学校、薄弱学校。

清江一曲抱村流,稚子读书声悠悠。这个9月,信江河畔的弋阳朱坑镇中心小学又迎来了100多名回流的学生。农村生源回流,在弋阳并不是新鲜事。通过夯实乡村教育发展的主支撑,江西向下扎根、向上生长的农村教育正积蓄着力量。(记者 甘甜 王友文 易鑫 徐光明 陈志伟)

(来源:中国教育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