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课走班制下学生自主管理策略研究——“四川省双流棠湖中学选课走班制下班级管理”个案分析
作者:文 蕈,罗 晗
发布时间:2018/5/25 8:58:59 已经阅读137次

分层选课走班,是落实立德树人、培养学生核心素养的必然选择,也是满足学生个性需求,适应招生考试改革的必然选择。分层选课走班打破了原有的以行政班为单位的传统教学模式,使学生根据自身实际,自主选课、选择老师,在课程选择上拥有更大的自主权,让“每人一张课表”成了现实,使“因材施教”理念真正落实到学生个体上。

一、选课走班制下导师的角色定位

教学方式的变革也给班级管理带来了新的挑战。棠湖中学在走班教学中取消原有的行政班,在学生和老师双向选择以及综合考虑学生成绩、表现、文理志愿趋向的基础上组建了学科教学班和导师班,导师班代替了原有的行政班,让每一位学生都有一位成长导师,帮助其做好学习规划、反思总结、心理疏导、家校联络、情感交流、生涯规划等。和行政班班主任的角色定位不同,导师监督、管理学生的功能弱化,更多地承担陪伴、引领、沟通、倾听、职业规划的责任,做学生的生活导师、学业导师、人生导师、精神导师。导师的职责主要是:在思想上引导,行为上规范;指导学习方法,陪伴学生成长:疏导学生心理,培养健全人格;培养合作精神,增强集体荣誉感,以满足学生个性化发展需求,发掘学生学习内在驱动力以及培养学生的健康心理和健全人格。

二、选课走班制下导师制管理存在的新问题

选课走班制下导师班和教学班相对独立,若仍然按照过去的行政班管理模式,完全依赖导师对学生进行监管,一方面不符合课程改革的必然规律,另一方面也存在诸多现实问题。

(一)学生缺乏归属感

一方面,学生大部分时间在教学班上课,晚上回导师班,学生之间的交往范围从原来的一个班级的四五十个同学扩大到六个甚至十几个班的同学.同学之间的相互影响加大,同时也弱化了学生对导师班的认同感、归属感及荣誉感,不利于集体主义价值观的形成。

另一方面“走班制”经常化的来去匆匆,使部分自控力不强的学生在感到好奇、好玩的同时,增添了一份忙乱和心散,很难找到那种心如止水的感觉。由于A、B、C三个层次是由高到低划分的,因此,如此“走班无形中会让学生产生t我是尖子“我是差生…的心理暗示,不利于他们的成长进步。(二)老师“抓不住学生”,出现“管理真空”

选课走班使导师班班级活动时间大大减少,很多班级活动被迫缩减甚至取消。导师在白天走班时段很难找到自己导师班学生,使班级管理难度很大。再加上教育监管人之间沟通不畅,使得每个学生看起来有好几个老师管,而实际上却处于管理的“真空地带”。所有的教师都参与到班级管理的一线,这对没有担任过班主任的教学班老师也提出了挑战。由于不同学科不同层次的教学班任课教师相异,学校很难安排辅导教师深入到导师班开展课后辅导,这种辅导也没有针对性,使学生在学习中遇到的问题不能及时有效地解决。

三、选课走班制下学生自主管理的途径探索

陶行知先生说过“最好的教育,是教育学生自己做好自己的先生”,就是要让学生养成自我教育、自我管理的好习惯,并持之以恒。实施走班制后为使班级管理高效、平稳、和谐地运作,学校需要重构顶层设计,形成以团队和小组为组织载体的自主管理框架,在管理者产生程序、责任分工等方面都进行本质上的改变,让学生自己也成为管理者,实现学生自我教育、自我管理和自我服务。

(一)建立“学校——班级——小组”三级自主管理体系,完善管理制度

1.建立学校自主管理委员会

学校自主管理委员会下设学习部、纪检部、组织部、宿管部、生活部等部门,每个部门具有不同的职能,从学校层面进行统一、规范的管理。其成员从每个导师班选拔,“自管会”每天会对各个导师班和教学班的常规,例如纪律、卫生、文化建设、集会、两操、文艺十分钟等进行督促和检查。学生自主管理委员会成立的目的在于培养素质全面且有创新精神的人才,实现学生的自我管理、自我成长、互相砥砺,更好地服务于学生的健康成长。

为了顺利有效地开展委员会的工作,必须明确学生的权利、义务以及学校各部门、成员的职责范围。学生自主管理委员会成员的权利主要包括如下三方面:制定、修改、解释并监督实施规章制度:讨论通过学生自主管理委员会重大方针及工作事项,整体规划本组织的进一步发展;收集学生有关学校的建议意见,并向相关部f、J反映。与权利对应的是义务,所有学生自主管理委员会成员均需严格遵守学校的各项规章制度,认真执行学生管理委员会的各项决议,服从学校、年级各职能部门的指导和监督,积极配合学校、年级顺利开展各项工作,既坚持原则又注意方法,为年级同学们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明确权利与义务的划分,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保障自主管理委员会的正常运行。

2.在班级设立班级学生自主管理委员会

每一名学生既是管理者又是被管理者,这种双重角色的体验和感受,让学生既能站在学生的角度,为自身的更好发展献计献策,又能站在学校的层面,为学生个体更快发展提供更为优质的服务,从而促进学校与学生的共同发展,形成“事事有人管,人人有事做”的局面。班级自主管理委员会首先要加强班级文化建设,以民主协商的方式设立班名、班级口号、班歌和班旗等,组织全班开展班级文化讨论,寻求共同需求,进而形成班级共同愿景,确立班级特色文化,以导师班名义开展各种活动,如组织召开主题班会、团队活动、课间操、春游、参加运动会等,协助导师组建稳定的、有归属感的集体。其次,管理导师班日常的卫生、纪律、着装、校牌佩戴等,由资料委员填写每个学生操行量化表,每周星期天公布操行分数并且由自管会值周成员做总结,完成每周评价的各项指标。

3.建立小组微型自主管理委员会

组建每个小组的微型自主管理委员会,将个人竞争转化为小组间的竞争,每一名小组成员既是管理者又是被管理者,有利于每个成员表现自己的特长,感受不同的思维方式和解决问题的策略。组内要进行合理分工,每组应设立委员会组长、各科学科长、发言人、书记员等,建立小组合作规则,订立小组合作公约,使小组合作有序进行,提高学生的参与度,提高合作的成效。通过小组自管会,不仅能达到学生协管的目的,还有利于培养学生的责任意识及班级荣誉感,也可以一定程度上弥补课后教学班任课教师辅导不到位的情况。

(二)学生自主学习管理,提高自我学习能力

第一,充分发挥小组自管会的作用。当个体生成问题后,组长要组织成员讨论和交流,简单问题可在小组内讨论解决。在有限时间内对组内解决不了的问题,填入《小组问题生成单》,以备小组之间讨论解决或生成班级问题。小组展示问题可以按传统小组合作学习组织方式,由发言人代表小组来参加讨论和交流,发表小组生成的一致性意见,最后生成班级共性问题。

第二,采用小组自我评价与小组互评,小组成员自评与互评相结合。在小组合作学习过程中,小组自主管理委员会可以通过开展小组活动,逐步引导学生加深对合作学习的理解,培养学生的合作意识与合作技能。依靠学生小组认同的集体奖励激发小组合作动机,使学生由“要我合作”变为“我为合作”。让学生学会帮助、学会合作、学会倾听、学会展示。

第三,自主管理委员会学习部要定期组织同学间的学习交流活动,例如,召开半期考试学习经验交流会、一对一学习帮扶活动、年级辩论赛、演讲比赛、优秀作业展等等。学习部要对三段教学的各个学习环节,如预习、讨论、展示、反思、复习、作业等,实施有效的学习方法指导,使培训成为常态,提高学生自主学习、合作学习能力。

(三)学生自主生活管理,提高学生良好社会实践能力

首先要让学生自觉处理自己的生活事务,搞好自我服务。现代教育强调要让学生做生活的主人,在提高学生自主生活管理能力方面显得尤为重要,例如,“在规定的时间做好规定的事”,形成较好的就餐、就寝和卫生习惯;建立班级卫生的“自查与互查”制度;培养学生爱护校园财产的意识,建立班级财产责任制。让学生具备健康的生活心态,具备经受挫折的能力和适应能力,能独立在新环境中生活和学习,能正确处理个人与集体、个人与环境的关系等。

其次,建立学生“宿舍自主管理委员会”,简称 宿管部,来加强学生的自主生活管理能力的培养。 宿管部是学校宿舍学生自主管理的群体组织,学生 在学校德育处的直接领导下,在生活老师的指导 下,协助学校宿管会做好宿舍常规管理工作。通过 组织住宿生争创安、洁、齐、美的文明寝室的实践活 动,加强学生自我保护、自我管理意识,培养学生自 主、自控、自立能力和团结协作、和谐相处的集体生 活能力。宿舍自主管理委员会,每一楼层设层长 2—3名,各寝室设室长一名形成宿舍学生三级自主 管理机制。学生参与学校宿舍管理工作会议,制订 工作计划,交流工作心得,定期召开自主管理委员 会会议,反馈问题,提出改进意见,协助生活老师做 好点名、安全、纪律卫生和节约水电等检查督促工 作。每周参与评选“文明寝室”“文明示范生”工作, 深入学生中间及时了解存在问题、困难等,与生活 辅导老师、德育处沟通,及时发现寝室偶发事件的 “苗头”并参与处理,积极带领学生完成学校布置的 各项任务。

(四)学生自我评价管理,完善自主管理委员会评价机制

为充分发挥学校自主管理委员会的职能,监督学生管理委员会成员,实现学生自我管理、自我提升的目标,同时激发学生的工作热情,自主管理委员会要建立完善的考评机制。从出勤和检查两个部分考评学生成员,从组织能力与创新能力两个方面考评干部,从而达到激励学生的作用。每月、每学期、每学年年级会对优秀自主管理委员会成员以及部门进行表彰,从而保障整个自主管理委员会的活力。各班自管会也要制定适合自己本班情况的工作评价体系,通过多元化的量化评价系统,对班级自主管理委员会的日常工作情况做出客观评价,促进学生参与管理、共同进步、自我完善。

目前,棠湖中学的学生自主管理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开展,学生的管理能力和学习积极性都得到了极大的提升,整个学校的学生管理工作也得到了规范,相信随着此项工作的深入推进,一定会为“选课走班”做出更大贡献。

(来源:《教育科学论坛》2017.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