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效教学的异化及其伦理视野
作者:肖庆华
发布时间:2018/10/12 8:13:54 已经阅读30次

[摘要]有效性已作为教学评价的主要指标,有效教学亦成为教师追逐的行为活动。但有效教学是双刃剑,既有助于提高教学质量,也有异化的风险。或因伦理缺失,或因伦理缺陷,有效教学易异化为知识主义教学、灌输主义教学和技术主义教学这三种形态。缺乏道德制约、以共性平等为目标、以机会平等为取向、以整体平等为对象的平等原则存在伦理缺陷,会导致有效教学的异化。加强教师师德修养,以个性平等、人格平等和个体平等为伦理取向,才能约束有效教学的异化。

[关键词]有效教学;平等原则;伦理;视野

自人类社会有教学活动始,就在不断重组、改进和优化其要素以追求有效性,有效教学是教学发展的必然指向。有效性现已作为教学评价的主要指标,有效教学成为教师的行为目标。但过度追求有效性会掩盖伦理问题,带来有效教学的异化,不能不引起关注。

一、有效教学的异化形态

自人类进入工业社会后,“讲究效率的观念被当作是一种最高尚的道德观念。”此“最高尚的道德观念”也用于解决知识激增与低效教学的矛盾,有效教学于是作为一种理念贯穿于教学改革之中。追求有效性因而成为教学发展的内在要求,引导着教学改革。纵观20世纪以来的教学改革,几乎都是围绕有效性而进行的,可分为两大类。一是以改进教师的教为主的教学改革,包括五环节教学模式、九段教学策略、掌握学习模式和先行组织教学策略等,从优化教学内容、改良教学方法、组织教学过程来提高教学效率,达到有效教学之目的。二是以促进学生的学为主的教学改革,包括发现学习模式、支架式教学策略、抛锚式教学策略和启发式教学策略等,从激发学习动机、改进学习方式、提高探索能力来增强学习效果,实现有效教学之目的。有效教学的本质是追求教学效率、效益和效果最大化,但无节制地追求有效性会打破教学要素固有的内在平衡,违反教学规律,偏离教育教学的终极目标,导致有效教学的异化。

与技能、情感及态度相比,知识掌握程度更能直观反映教学效果,因此,在教学活动中往往会以知识为中心,强调知识传授效果来体现有效教学。在内容上片面强调知识教学以追求效果最大化,有效教学易异化为知识主义教学。知识主义教学以知识获得量来评价教学效果,这使“人们总是倾向于掌握更多、更多的知识,掌握知识体系中分枝的分枝,直至无穷,这种‘全面性’是过度强调教育的一种价值——以知识为目的,而忽视其他价值的结果。”“忽视其他价值”的知识主义教学在追求知识增量的同时,也在“有效”地使受教育者成为知识奴隶,受知识束缚而丧失人本应有的价值与活力。知识主义教学是只见知识而不见人性的教学,把受教育者变成盛装知识的容器,不是把知识化为受教育者成长的力量,而是成为压制受教育者发展的包袱,忽略受教育者的内心世界,忽视人的全面成长。正如马克思所说,“物(知识)的增值同人的世界的贬值成正比。”知识主义教学会导致受教育者“知识”营养过剩,但却缺乏“情感、态度”等维生素,成为肥而不健的畸形人,既带来有效教学的异化,也导致人的“有效”异化。

与启发、引导等方法相比,灌输是最有效率的教学方法,最能在固定教学时间内出效率,从而表现为有效教学。为了在方法上追求教学效率最大化,有效教学易异化为灌输主义教学。灌输主义教学为何是最有效率的方法?因它遵循刺激一反应的行为主义路径,在追求效率最大化中“否定心理现象,悬置意识经验,抛弃主观内省。”忽视受教育者的主观能动性,过滤受教育者的主体性而成为“最有效率”的教学。灌输主义教学把教学活动当作是一种存储行为,存储的越多、越有效率,越被称作有效教学,但受教育者越易丧失主动性、批判意识与反思能力。灌输主义教学忽视教学活动是师生互动探究知识的过程,它“主要关心的是效率,即灌输最大量的事实给尽可能多的学生。在这种教育模式中,教师简直就像一架输出知识的机器。与此相对应,学生则成了一架机械接受指定知识的吞食机”。灌输主义教学是要在单位时间内最大限度地传授知识,这容易忽视受教育者的兴趣爱好,而且“往往不加区别地使具有不同爱好的儿童从事同样的练习;这样的教育毁灭了他们的特殊爱好,留下死板的千篇一律的东西……而我们所扼杀的儿童的天赋能力也不能复活”。

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进步,技术与教学相结合以追求有效性已成为必然趋势。通过技术路径来精致设计教学内容、多媒体刺激感官及小步子学习,教学要素的有效配置确实极大地推进了课堂教学改革,提高了课堂教学效率、效益与效果,这无疑是非常值得肯定的。但一味地对教学技术的无止境追求,过分放大技术力量,导致内容与方法服从于技术,使教学技术的辅助作用转变为课堂教学的主宰地位,这样会打破教学要素的固有平衡,有效教学易异化为技术主义教学。技术主义教学忽视受教育者的实际需求,甚至把受教育者的需求作为可资利用的手段。教学技术的过度使用会削弱受教育者的判断力,甚至会使受教育者丧失应有的判断,成为“许多面镜子的集合物,反映的都是他人所期待的东西”。这使受教育者有意或无意间成为技术的傀儡。技术主义教学会使技术“有效”地代替受教育者的思考、抹杀其批判意识、泯灭反思能力,从而“压制人们内心的否定性、批判性和超越性向度,使社会成为单向度的社会,使生活于其中的人成为单向度的人”。技术主义教学最终演变成追求完美纯技术化活动,课堂成为教学技术表演的舞台,技术成为课堂教学的主角,受教育者沦为旁观者,成为被技术操纵而失去灵魂的人。

有效教学的这三种异化形态,事实上具有内在一致性,即以知识为取向的教学,在本源上是对知识教学的过度追求,在教学过程中则易演变为不同的异化形态。知识主义教学是有效教学异化的基本形态,灌输主义教学和技术主义教学这两种形态是知识主义教学的进一步异化,是知识主义教学这种有效教学异化形态在方法与途径上异化的延伸。灌输主义教学这种异化形态是知识主义教学在教学方法上异化的表现,因为情感、态度与能力是无法灌输的,只有知识才能灌输,而且对于知识教学来说,灌输是最有效率的方法。因此,知识主义教学在方法上必然会选择灌输主义教学,并进一步异化为灌输主义教学。技术主义教学这种异化形态是知识主义教学在教学技术上异化的体现,由于知识与技术的内在相关性而使两者能够有机结合,这也促使知识教学采用新技术来提高教学效果,获得教学效果的最大化。因此,知识主义教学在途径上必然会选择技术化教学,并进一步异化为技术主义教学。

二、有效教学异化的伦理透析

有效性和伦理性是有效教学不可或缺的两个维度。有效教学之所以会异化,缘于两方面的原因,或因伦理缺失,教学行为不受伦理约束地追求有效性,造成伦理失范,带来有效教学的异化;或因伦理缺陷,伦理本身存在着无法克服有效教学异化的缺陷。有效教学的异化与伦理性存在关联,须从伦理视角来透析有效教学的异化。

有效教学之所以会走向异化,与对伦理内涵的片面理解有着极大关系。一般来说,对伦理有两种基本理解:一种理解认为,伦理是在处理人与人、人与社会相互关系时应遵循的道理和准则;另一种理解是,伦理是处于道德底线的一种人与人之间关于情、爱、尊卑、长幼及普遍自然法则(如同类不能相食,近亲不能结婚,否则就违背伦理)的行为规范。我们对伦理内涵的理解往往强调所应遵循的关系准则而忽视道德底线。道德分为公德与私德两方面。关系准则主要是指公德,即教师群体在教学活动中应遵守的职业道德。公德强调教师教学行为的结果,即教师分配教学资源是否公正、平等、民主。道德底线主要是指私德,即教师自身的品德、作风等个人修养,指向教师教学行为本身对受教育者而言的平等。我们对有效教学伦理内涵的理解往往止于公德层面,通过职业道德教育来约束教师教学行为;但却忽视教师教学行为的私德层面,忽视加强教师本身的道德修养和道德自律来使教学行为符合伦理规范。对伦理内涵的片面理解,使有效教学缺乏广泛而又厚实的伦理基础,造成伦理缺陷,失去对有效教学的“有效”制约,这是有效教学异化的重要根源。

教学是教师与学生双方参与的活动,因此,在处理双方关系时需遵守相关准则,这就是教学活动中所形成的伦理规范。一般来说,教学活动遵循师生双方互利共赢的伦理规范,即师生双方都能在教学活动中受益。但当前普遍存在的以知识为取向的有效教学,在追求教学效果最大化过程中,以知识增量为评价标准,这促使教师以知识教学为中心,学生的知识学习效果成为评价教师的主要指标,学生被当成是教师受益的手段,打破了师生间互利共赢的伦理规范。教学活动中的伦理规范一旦被打破,处于弱势地位的学生则根本无法制约教师行为,而处于强势地位的教师为了获得更多实际利益,就会突破伦理规范,通过传授更多知识来表现教学效果,反映教学成绩而从中获益。这样,失去伦理制约的有效教学就会异化为纯粹的知识主义教学。而知识主义教学会带来受教育者的平庸化,“把一切既定的统一知识及方法强加给所有的人,这会带来普遍的平庸,极少有例外”。

在实际教学活动中,不仅有教师与学生群体间的互动关系,还有教师与学生个体间的互动关系。教学活动中不仅存在教师与学生群体间的伦理规范,还存在教师与学生个体间的伦理规范。教师的教学行为应尽量使每个受教育者都能从中受益,既关照到受教育者群体,又关照到受教育者个体,这是教师教学行为所应遵循的基本伦理规范。但在追求效率最大化的有效教学中,教师往往会把学生群体作为教学对象,尽管这样最能体现出教学效率,但它忽略了学生个体的差异性。事实上,关注学生群体而忽视学生个体的有效教学,是对教学对象的抽象化而非具体化,漠视教学对象的兴趣、爱好与需求,是对教学伦理规范的违背。正是因为伦理规范的缺失,最有效率的灌输主义教学便会出现。因此,缺乏对学生个体受益的伦理制约,有效教学便会以学生群体为教学对象,忽视学生个体权益而蜕变为灌输主义教学。而灌输主义教学会“导致人的平均化、机械化和大众化,结果使个人不成其个人,因为个别的人已消失于类型之中”。

在教学活动中还存在着人与技术的关系,这也涉及到伦理问题。在教学活动中,人是目的,即教学行为所应带来的是受教育者的自我学习、自由学习与全面成长。技术只是教学手段,教学技术无论如何发达,它都要服务于受教育者的身心发展,这是教学活动中应遵守的伦理规范。但在过度追求教学效益的过程中,教学技术的过度使用会忽视受教育者的人格尊严,再加上教学技术本身所具有的普遍性特征,它无法关照到受教育者的个体差异性,受教育者反而会被当作是教学技术的手段,从而突破伦理道德底线。伦理规范一旦对教学技术失去约束力,有效教学就会异化为技术主义教学。技术主义教学会“按照标准化的模式来塑造人”,从而带来受教育者的同一化和标准化。在标准化教学中,“我们的儿童像羊群一样被赶进教育加工厂,在那里无视他们的独特个性,而把他们按同一个模式加工和塑造”。标准化教学就像古希腊神话中所说的普洛克路斯忒斯的床,按照统一的标准,借助技术力量来对每个受教育者的个性特长进行裁剪。

三、有效教学异化的伦理反思

对有效教学异化的伦理透析,是对有效教学异化作出的伦理解释。但是,要对有效教学的异化进行深层次伦理剖析,还需进一步反思其伦理基础。对如何防止有效教学的异化,已有研究提出要重视伦理自觉、遵循平等原则等观点来确保有效教学的正当性。把平等原则作为教学活动的伦理基础,这已成为基本共识。但对于遵循什么样的平等原则,却缺乏公开而又深入的讨论。因此,有必要对平等原则进行伦理反思,夯实有效教学的伦理基础。

从平等原则的保障条件来看,如何来保证有效教学的平等性?一是从法律层面来保障教学行为的平等性,使有效教学在法律范围内平等惠及受教育者,教学行为的法律约束力最大,但约束范围最窄;二是从伦理层面来规范教学行为的平等性,使有效教学在伦理规范内平等惠及受教育者,教学行为的伦理约束力介于法律层面与道德层面之间,是对利益分配和人际冲突的调节;三是从道德层面来约束教学行为的平等性,使有效教学在道德制约下平等惠及受教育者,教学行为的道德约束力最小,但约束范围最广。在法律层面符合平等原则的有效教学,并不见得是真正平等的有效教学,因为在伦理层面和道德层面可能是不平等的;在伦理层面符合有效教学的平等原则,也并不一定是真正平等的有效教学,因为在道德层面可能是不平等的。因此,仅从伦理层面还无法完全保证有效教学的平等性。我们知道,“伦理规范起源于利益的分配和人际关系的调节,所以伦理不可能天然地合乎道德”。但伦理也确实天然地与道德纠缠在一起,缺乏道德内涵的伦理规范是不完整的。要保证有效教学的平等性,不仅要依靠法律的力量,还要丰富伦理规范的内涵,把道德制约纳入到伦理规范中,从而增强伦理规范对有效教学异化的制约作用。

从平等原则的发展目标来看,有效教学要么达到共性平等,要么实现个性平等。共性平等其实是一种抽象平等观,以抽象平等为发展目标的有效教学是“海市蜃楼”式的虚幻教学,本身存在着伦理缺陷,无法制约有效教学的异化。平等发展受教育者的共性,看似公平合理,但却会以共性平等的名义来阻碍个性平等,以共性发展的名义来扼制个性发展,实际上是对受教育者个性的抹杀。与共性平等相比,个性平等其实更重要,应成为有效教学的发展目标,才能避免有效教学的伦理问题。教师应把个性平等作为有效教学的发展目标,无论受教育者个性有多大独特性,每个受教育者的个性都是平等的;把平等尊重每个受教育者的个性特长作为有效教学目标,有效教学才能真正使受教育者个性特长得以最佳发展,达到个性平等的发展目标。因此,有效教学平等原则的发展目标是个性平等,共性平等表现于个性平等中。

从平等原则的价值取向来看,有效教学或指向机会平等,或指向人格平等。机会平等是在教学过程中给予每个受教育者平等机会,这种价值取向看似公平正义,但在追求教学效率最大化过程中,机会平等往往会演化成平均主义,因为平均分配教学资源既符合平等原则,又符合效率最大化原则。机会平等给予受教育者同等机会、均等资源,却忽视个别差异,受教育者可能并没有得到所需的教学资源,造成教学资源的浪费,导致教学机会事实上的不平等。机会平等强调无差别地对待受教育者,不管受教育者喜欢与否,强行平均摊派教学资源,还会引起受教育者的厌恶与反感,甚至会伤害受教育者的人格尊严。因此,有效教学的价值取向定位于机会平等,存在伦理缺陷,会因其均等主义而使受教育者庸俗化。与机会平等相比,更高的价值取向是人格平等。把人格平等作为有效教学的价值取向,教学活动不仅要关注知识与技能获得的有效性,更要关注受教育者本人的发展,关注受教育者的情感丰富、价值生成与人生意义。应置有效教学于尊重人格的前提下,无论受教育者的经历、禀赋与个性有多大差异,但受教育者的人格首先是平等的,都具有同等价值,应得到平等尊重。

从平等原则的受教对象来看,有效教学或指向整体平等,或指向个体平等。整体平等的有效教学,把受教育者看成是抽象整体而非具体个体。在整体性和有效性的双重压力下,教师为追求教学效益最大化,容易诱发有效教学的标准化,把受教育者限在条条框框中。越是有效的教学,对受教育者束缚越大,越限制受教育者平等发展自我的个性特长。因此,把有效教学的受教对象定格于整体平等,存在伦理缺陷,会带来有效教学的异化。与整体平等相比,个体平等才是有效教学的真正受教对象。把有效教学建于个体平等之上,是对有效教学的具体化和可操作化。只有把个体平等作为有效教学的受教对象,无论受教育者在民族、种族、性别、年龄、区域及需求等方面存在多大个体差异性,始终尊重个体受教育权的平等性,把个体平等摆在首位,并作为有效教学的出发点,才能促进受教育者全面发展。

四、有效教学的伦理取向

如何用伦理缰绳来驾驭有效性这匹野马?把有效性放人“潘多拉”盒子中,使其按既定路线前行,需指明有效教学的伦理取向。

第一,有效教学的伦理取向要以教师私德为底线。有效性要受制于伦理性,不仅要注重教师群体的公德教育,更要加强教师个体的私德教育,使伦理性对有效性的监督全覆盖而不留“盲点”,把有效教学建在以教师私德为底线的伦理取向上,要求教师个体不断加强自身的品行修养。首先,教师要有对受教育者发自内心的热爱,教师对受教育者的热爱要一视同仁,平等对待不同个体,使其表现于教学行为本身,扩散到受教育者身上,并使受教育者感受到这种发自内心的热爱。其次,教师的内心是善良的。有效教学的前提是教师的内心善良,“成为一位有效的教师要足够的好与善良,在成为太有效之前,要暂停片刻并询问我们在道德所允许方面是有效的”。教学行为是教师内心善良与正义的体现,从良好愿望出发,平等对待每个个体,有效教学才能最大限度地促进受教育者身心发展。最后,教学行为本身是真诚的,教师真诚地教,师生间真诚地交流、对话,把真诚贯穿于教学活动的始终,有效教学才是有意义的活动,从而最大可能地促进受教育者全面成长。

第二,有效教学要以个性平等为发展目标。要阻止有效教学的异化,在伦理取向上需以个性平等为发展目标,引领有效教学的发展。每个受教育者的个性都有独特性,都是平等且有独特价值的,都应受到平等尊重与保护。有效教学唯有以个性平等为发展目标,教师才会平等去对待不同个性的独特价值,才会关注受教育者的个性特长,关怀受教育者个性自由发展,提供适合于受教育者个性发展所需的教育,使受教育者的个性得到恰当成长,体现有效教学的真正价值。受教育者个性发展的最大公约数是共性发展,只有受教育者个性平等才会有受教育者共性平等,只有受教育者个性最佳发展才会有受教育者共性最大发展。

第三,有效教学要建立在人格平等的价值基础上。缺乏人格平等的机会平等是不存在的。事实上,“机会平等并不等于是把受教育者拉平。机会平等不是不惜任何代价否认个人的基本自由,攻击一个人的完整性或者滥用专家统治的、官僚主义的权力。给每一个人平等的机会,并不是指名义上的平等,即对每一个人一视同仁,如目前许多人所认为的那样。机会平等是要肯定每一个人都能受到适当的教育,而且这种教育的进度和方法是适合个人的特点的。”可见,要防止有效教学的异化,在伦理取向上需以人格平等为价值基础,这是开展一切形式的有效教学的前提条件。唯有把有效教学建在人格平等的价值基础上,才不会背离促进人全面发展的教育宗旨,也才能杜绝任何以牺牲受教育者人格尊严为借口而追求有效性的教学。只有坚持有效教学人格平等的价值取向,才会由人格平等走向机会平等、过程平等和结果平等,使受教育者在人格尊严受到平等尊重的教学中有效发展各方面能力,使受教育者成为人格健全的公民。

第四,有效教学要以个体平等为受教对象。由于每个受教育者个体在生理、社会、经济、文化等方面是各不相同的,所以说,“个人是一个特殊的个体,并且正是他的特殊性使他成为一个个体,成为一个现实的单个的社会存在物。”要阻止有效教学的异化,在伦理取向上,有效教学的受教对象要首先指向于个体而非整体,要从个体平等而非整体平等出发。由于受教育者个体的发展程度不同,有效教学只有扎根于个体平等,才能平等地对待个体差异,详细调查并挖掘每个个体的潜能,建立个人化的教育学而因人施教,促进个体最大可能的发展。建立于个体平等基础上的有效教学,要重视受教育者的个体差异,通过实施差异化教学而使个体有差异地发展,这是个体平等的要义。有效教学唯有以个体平等为受教对象,才是真实的平等,才是真正的有效教学,才能通过个体平等来实现整体平等,继而带动受教育者整体发展。

(来源:《教育研究》2017.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