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新生命教育课程的设计
作者:冯建军 朱永新 袁卫星
发布时间:2019/3/12 8:15:10 已经阅读601次

摘要:生命教育已经引起国家和地方的重视。新生命教育是新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它区别于以往从生命问题出发的治疗性生命教育,是从生命完整性出发的发展性生命教育。围绕人的自然生命、社会生命和精神生命,新生命教育提出三大任务:热爱生命、积极生活、成就人生,并由此设计了生命教育课程的六大领域:安全与健康、养成与交往、生涯与信仰。

关键词:生命教育;发展性生命教育;新生命教育课程;课程设计

我国的生命教育源于20世纪末和21世纪初。20世纪90年代后期,有学校开始实施“热爱生命”的教育,有学者也开始介绍境外的生命教育经验。21世纪以来,生命教育得到了一些省市的积极响应与支持,辽宁、上海、湖南、黑龙江、云南、陕西等地先后推出了生命教育专项“工作方案”或“指导纲要”,引导本地区开展生命教育实践。2010年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在“战略主题”中明确提出重视生命教育,这是首次在国家层面上明确了生命教育的地位。2016年发布的《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把“珍爱生命”列为六大核心素养之一的“健康生活”之中。虽然我们已经认识到生命教育的重要性,各地也开展了各种生命教育的主题活动,但生命教育远没有真正地落实到位。真正落实生命教育的地位,需要把生命教育纳入课程计划,开设专门的生命教育课程。笔者就专门的生命教育课程的设计,谈几点想法和做法。

一、开设专门生命教育课程的必要性

(一)解决中小学生生命发展问题的迫切需要

在所有生命发展的问题中,最严重的表现为对生命的残害,包括自杀和对其他人生命的残害。广东疾控中心曾对广州市10所小学的全体五年级、六年级小学生共3045人进行问卷调查,发现其中有3. 4%的小学生制订过自杀计划,1. 3%的学生采取过自杀措施。北京大学儿童青少年卫生研究所历时三年多,对全国13个省份的约1.5万名学生作调查,于2007年公布《中学生自杀现象调查分析报告》,结果触目惊心:中学生每5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曾经考虑过自杀,而为自杀做过计划的占6. 5%。2012年,这一课题组又公布过一次调查结果,两组相比,学生的自杀意念、自杀计划、自杀未遂等情况增长了几个百分点。2014年,上海市的相关研究机构也曾联合对9所中小学校学生进行匿名自评问卷调查,结论是上海市中小学生自杀行为状况不容乐观,必须引起高度重视。有学者在国际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Lancet)上发表《中国自杀率:一九九五——一九九九》向世界公布:中国的自杀率已达十万分之二十三,大约相当于美国的两倍,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自杀率最高的国家之一。近年来,自杀已经成为我国15 34岁人群非正常死亡的首位原因,且自杀的低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青少年已成为自杀的高发人群之一,我们不时从媒体上看到中小学生自杀的相关报道,触目惊心!除了自杀之外,还有对他人生命的残害,近年来不断出现的一些恶性的自杀、杀人事件,以及日益猖狂的恐怖主义等都为我们敲起警钟,敬畏他人生命的教育,刻不容缓。

另外,生命受到各种意外伤害现象也时有发生。根据全国妇联发布的<中国儿童发展状况国家报告(2003-2004年)》,意外伤害成为目前我国14岁以下儿童的第一位死因。全国每年至少有1000万儿童受到各种形式的意外伤害,约占中国儿童总数的10%,其中10万儿童因意外伤害而死亡,40万儿童因意外伤害致残。溺水、交通事故、跌落、动物损伤、烧烫伤是造成儿童意外伤害和死亡的主要原因。

面对这些生命伤害和事故,教育者和专家往往从教育体制、思想教育、心理素质培养等方面进行分析,当然是必要的,但我们还应该从生命教育缺失的角度深入分析这个问题,进一步加强生命教育。

(二)落实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迫切需要

所谓“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是学生在接受相应学段的教育过程中,应具备的、能够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核心素养是关于学生知识、技能、情感、态度、价值观等多方面的综合表现,是学生获得成功生活、适应个人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不可或缺的共同素养,是学生在发展过程中应该形成的最关键、最必要的基础素养。

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是以培养“全面发展的人”为核心,分为文化基础、自主发展、社会参与三个方面,综合表现为人文底蕴、科学精神、学会学习、健康生活、责任担当、实践创新六大素养。作为六大核心素养之一的“健康生活”,主要是学生在认识自我、发展身心、规划人生等方面的综合表现。具体包括珍爱生命、健全人格、自我管理等基本要点。

(1)珍爱生命:理解生命意义和人生价值;具有安全意识与自我保护能力;掌握适合自身的运动方法和技能,养成健康文明的行为习惯和生活方式等。

(2)健全人格:具有积极的心理品质,自信自爱,坚韧乐观;有自制力,能调节和管理自己的情绪,具有抗挫折能力等。

(3)自我管理:能正确认识与评估自我;依据自身个性和潜质选择适合的发展方向;合理分配和使用时间与精力;具有达成目标的持续行动力等。

不仅“健康生活”直接提出“珍爱生命”,而且“健全人格”“自我管理”都是生命教育所要养成的素养。因为生命不只是“活着”,而且要活出意义、活出价值,有责任和社会担当。此外,“责任担当”的素养,包括社会责任、国家认同、国际理解等,也涉及生命教育的内容。

核心素养必须通过课程来落实,针对“健康生活”素养,虽然体育与健身、心理教育、道德与法治等课程可以渗透和完成部分任务,但容易把健康生活的素养碎片化。因此,笔者认为,落实健康生活的核心素养,需要设置生命教育的专设课程。

(三)生命教育常态化、制度化的迫切需要

笔者发现,国内近年来开展生命教育大致有以下三种形式。一是专设生命教育课程,作为校本课程或地方课程来开设。如黑龙江、云南等地。二是进行学科渗透。小学的科学、体育与健康、道德与法治等学科,初中的生物、科学、道德与法治、体育与健康、历史等学科,高中的生命科学、思想政治、社会、体育与健康、历史等学科,都是渗透生命教育的显性课程。如上海等地。三是开展生命教育主题实践活动。如安全教育、禁毒教育、预防艾滋病教育、青春期教育、心理教育、感恩教育、环境教育等,开展灵活、有效、多样的生命教育活动。如江苏常州等地。

三种形式各有优缺点。学科渗透的方法,把生命教育有机渗透到学校各科教学之中,它只能渗透生命的知识和意识,而生命的技能、能力和行动,则需要专门的训练,无法通过渗透来完成。否则,生命教育成效难以得到保证。专题活动虽然能够完成生命技能的训练,但不够系统、持续。加之受应试教育的影响,一些地方和学校对生命教育认识不足,学科渗透和社会实践活动流于形式,不能有效地保证生命教育的开展。专设课程根据生命的特点设计课程内容,具有系统性,并配有专门的教材、师资力量和课时安排,有利于提高生命教育目标的达成度。但是专设课程需要占有一定的课时量,没有纳入国家课程体系,不能保证生命教育的常态化;在生命教育内容的选择上,依然是针对青少年生命发展中的问题而组织,内容碎片化、肢解化,无法满足完整生命发展的需要;课程内容知识化倾向明显,缺少生命的活动体验;生命教育师资缺乏,缺少培训机制和途径。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把生命教育纳入国家课程体系,建立完善的课程内容、教学目标、评价体系等,有计划地实施生命教育,保证生命教育的常态化和制度化。

二、生命教育的不同理解与新生命教育的内涵

(一)国内对生命教育的不同理解

目前,国内对生命教育的含义有着不同的认识,大致可以归为以下三类。

1.狭义的生命教育:针对生命问题的治疗性生命教育

生命教育之所以得以提出和重视,源于青少年生命发展中的问题,诸如自杀、伤人、吸毒、欺凌、暴力、艾滋病等。针对诸如此类生命中的问题,生命教育即是预防和解决生命问题的教育,诸如自杀干预、禁毒教育、预防艾滋病教育、生命安全教育等,这些体现在各省市颁布的生命教育工作方案和实施纲要中。近年来,针对学生安全意识淡薄和意外伤害事故频发的现象,教育部陆续颁布了《中小学公共安全教育指导纲要》《中小学幼儿园应急疏散演练指南》等文件,强调对中小学生进行生命与安全教育。国外生命教育的兴起,也是为了预防药物滥用、暴力和艾滋病。学界一般把这种指向生命问题解决的生命教育,称为狭义的生命教育,从性质上来讲是治疗性的。

2.中义的生命教育:指向生命整体的发展性生命教育

指向生命整全的生命教育,不是从生命问题出发,而是从人的生命发展需要出发,从对人生的思考出发,整体设计生命教育。这种生命整全的理念,体现在一些学者的研究中。孙效智从人生的三大问题出发,思考和设计生命教育。对应于人生三大问题(人为何而活?人该怎么活着?人如何能活出应活出的生命?),生命教育包含相互关联的三个领域——终极关怀与实践、伦理思考与反省、人格统整与灵性发展,它们统合构成了完整的生命教育。冯建军批判传统生命教育的工具性和偶然性,提出生命教育应该基于生命的完整需要,致力生命的统整,呵护自然生命,拓展社会生命,激扬精神生命,实现生命的和谐发展。刘慧指出,生命教育是生命之“真”“善”“美”的教育。生命之“真”的教育,就是如何认识生命的教育,即生命科学教育;生命之“善”的教育,就是如何对待生命的教育,即生命德育。生命之“美”的教育,就是探寻理解与感悟生命之美的教育,即生命美育。总之,这类定义,把生命教育定位于关于生命的教育,围绕着生命的构成,试图建构全人的教育。

3.广义的生命教育:以生命为原点,对教育进行生命化解读

第三种理解是批判现代性教育“知识技能的僭越、科学主义的肆虐和工具理性的奴役”对生命的遮蔽,进而提出生命是教育的原点,教育应该回归生命本身,以生命为原点对教育整体进行重新解读与诠释。叶澜指出,教育是直面人的生命、通过人的生命,为了人的生命质量的提高而进行的社会活动。冯建军主张把对生命的关注和成全融入教育的所有环节之中,在教育起点上直面人的生命,在教育过程中遵循生命的本性,从而达到在教育结果上润泽灵魂,追寻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提高生命的质量。为区别于第二种生命教育,他将之称为“生命化教育”。其实,雅斯贝尔斯在《什么是教育》中对“教育是人对人的主体间灵肉交流的活动”的阐释,也蕴含着教育的生命本性。

三种生命教育的理解,都有价值和合理性。狭义的生命教育,针对生命发展中的问题,对症下药,效果明显,但基本上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是解决生命问题的权宜之计,缺乏对生命的系统性和整体性关照。狭义的生命教育在对象上只面向少数生命问题的学生,对大多数学生缺少现实针对性。在性质上,属于消极的治疗型。不同时期生命面对的问题不同,针对某种生命问题的教育,最终是治标不治本。广义的生命教育,是立足生命关照的教育理念、教育哲学,对教育具有思想引领和价值引导,体现在教育教学的各个方面。虽然它具有根本性的治本作用,但由于将生命教育泛化,实际操作中难以把握,显得空泛。中义的生命教育,既没把生命教育窄化,也没把生命教育泛化,它从生命发展的需要出发,合理设计内容,引导学生认知生命、珍爱生命,帮助他们认识生命的本质、理解生命的意义,掌握保全生命、发展生命的技能,从而更加自觉自主地创造生命的价值,实现生命的和谐发展。

三种生命教育,层次不同。狭义的生命教育像西药,生命出了问题,西药快速、有效。中义的生命教育像中医,可以通过中药调理,见效慢,但可使生命更顺应自然。广义的生命教育,就像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从各方面提醒自己过一种健康的生活。在生命教育实施中,三种方式共同使用,建立多元交叉的生命教育体系。首先是树立一种生命教育理念,把生命作为教育的最高目标,强化生命教育对所有学科、所有活动的积极渗透。其次,是积极开展面向全体学生以提升学生生命核心素养为宗旨的生命教育。最后,针对中小学生生命发展中的问题,突出重点,有的放矢地进行相应的教育,及时矫正和预防中小学生生命危机的发生。

(二)新生命教育的内涵

新生命教育是朱永新倡导的新教育的组成部分,是新教育视野下的生命教育。就上述三种对生命教育的理解而言,新生命教育更倾向于中义的生命教育内涵。中义的生命教育是从完整的生命出发,是一种致力生命和谐发展的全人教育。这样的生命教育区别于狭义的治疗性生命教育,是发展性的生命教育;它重视的不是教育的外在工具价值,而是生命的内在价值;它不仅是为了解决生命发展中的问题,而是追求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因此,新生命教育,是区别于传统的治疗性生命教育。

新生命教育认为,人的生命具有三重属性:自然的、社会的和精神的,分别构成了自然生命、社会生命和精神生命。自然生命反映的是生命的自然事实,是指个体的物质存在,如身体、组织、器官等身心系统;社会生命反映的是生命的社会事实,是指个体与人、自然、社会形成的交互关系;精神生命反映的是生命的意识和价值追求,是指个体的情感、观点、思想、信仰等价值体系。人的三重生命之间互相联系、互相制约、辩证统一。自然生命是生命的自然长度;社会生命是生命的社会宽度,精神生命是生命的精神高度。人的成长,就像筑造一座金字塔般,以自然生命之长、社会生命之宽为底座,底座越牢固越庞大,精神生命之高则越可能坚不可摧,直至高耸云霄。

新生命教育基于人的生命发展的内在需要,以“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为核心理念,围绕人的自然生命、社会生命和精神生命展开教育,引导学生珍爱生命、积极生活、成就人生,拓展生命的长宽高,让有限的生命实现最大的价值,让每个生命成为最好的自己。

三、新生命教育专设课程的基本理念

新生命教育课程是基于完整生命发展的需要,以引导学生珍爱生命、积极生活和成就人生为目标,以儿童的生活为基础,以活动为主线组织的综合性活动课程。综合性、活动性和生活性是该课程的显著特征。

我们提出新生命教育课程的基本理念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是新生命教育课程的价值追求

教育起于生活,在生活中。教育本身就是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教育的过程与人追求幸福生活的过程应当是相统一的。没有教育,幸福生活只是空想;没有幸福,教育与生命便没有目的;忽视生命,幸福教育就没有意义。新生命教育倡导教育即生活,而且是一种幸福完整的生活。基于新生命教育的这一理念,新生命教育课程强调遵循儿童生活的逻辑,要基于生活,在生活中,为了生活,最终使学生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因此,新生命教育课程是一种生活课程。

(二)发展性的全人教育是新生命教育课程的基本思想

以往的生命教育,主要是作为解决社会发展中出现的种种生命危机和问题而提出的,是作为应对社会问题和生命伤害的工具,带有治疗性。区别于治疗性的生命教育,新生命教育是基于生命完整需要的一种发展性生命教育。它从自然生命、社会生命和精神生命的发展需要出发,致力生命的统整与和谐发展,呵护自然生命,完善社会生命,滋养精神生命,实现生命全面和谐的发展。因此,新生命教育是一种全人的教育。新生命课程基于完整生命的动态发展需要而设计。

(三)引导学生珍爱生命、积极生活、成就人生是新生命教育课程的重要目标

新生命教育课程以自然生命、社会生命和精神生命为原点设计。针对三重生命发展的要求,生命教育课程必须引导学生热爱生命,积极生活,成就人生。热爱生命是基础,积极生活是关键,成就人生是归宿。只有做到了这三个方面,生命才是健康的、幸福的和有意义的。

(四)儿童生活是新生命教育课程内容的基础

生活是生命成长的基础。因此,生命教育课程不能脱离生活,儿童生命的成长源于他们对生活的认识、体验、感悟和行动。生活从范围上包括家庭生活、学校生活和社会生活,从性质上来说,是健康的、积极的、快乐的、幸福的。新生命教育课程正是在儿童的家庭、学校和社会生活中,选择他们生命发展中的关键主题,引导他们面对成长中的问题,体验成长中的美好,过一种积极的、健康的、快乐的、幸福的生活。

(五)实践活动是新生命教育课程实施的主要形式

新生命教育的目的在于发展生命,生命只能在活动中发展。因此,活动成为生新命教育课程的主要形式,新生命教育课程是一门以社会生活实践为主要形式的活动性课程。课程形态主要是在具体的生活场景中,通过组织学生参与各种活动或通过身临其境的体验,使学生掌握生命保护的技能,引导学生去思考、判断、体验他们自身的经验,或在影片欣赏、角色扮演之后,获得生命的体验和心灵的震撼。

(六)新生命教育课程是生活中不断生成的课程

生命不是预设的,是在生活中不断生成的。新生命教育课程基于儿童的生命发展需要,以儿童生活为核心组织内容。因此,随着儿童生活和活动过程的变化和需要,组织和调整课程目标,课程内容也随着不同的生命发展阶段的需要,以及不同阶段所面临的生命问题组织相应的内容,使生命教育内容随着年龄阶段的发展呈螺旋上升的形态。生成性还体现在课程实施上,教与学都是动态的,使教学充满生命的活力;课程是开放的,一切有利于生命成长,为生命提供滋养的内容,都可以列入生命教育的课程,或成为生命教育的课程资源。

四、新生命教育课程的目标与内容设计

新生命教育按照“生命一目标领域一模块”组建课程体系,提出了三重生命、三大目标、六大领域和12个模块。

新生命教育的三重生命:自然生命、社会生命、精神生命。

新生命教育的三大目标:热爱生命、积极生活、成就人生。

三大目标的具体要求分为以下三项。

(1)热爱生命:认识生命的特点及其发展规律,珍惜自己生命,尊重他人生命,敬畏自然生命。掌握生命安全与身心健康的知识、技能,保持心理和情绪健康,预防各种可能的生命伤害事件的发生,不自杀和伤害自己的生命,也不杀犬和伤害其他生命。

(2)积极生活:能够主动适应社会,保持积极心态,与他人健康地交往,勇敢地面对挫折,养成良好生活习惯和积极乐观的生活态度,具有良好的人际沟通能力;能够遵循社会公共规则,同情和关心弱势群体,具有社会公德、正义感和责任心。

(3)成就人生:认识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具有独立之人格、自由之精神;合理规划人生,具有远大的理想和追求;具有生命超越性,激发生命的潜能,直面生死,超越死亡,追求生命的崇高与伟大;超越“小我”,关心国家、社会和人类,具有中国灵魂、世界胸怀和民胞物与的思想。

根据新生命教育的三大目标,确立生命教育的六大领域:

•自然生命(热爱生命)

•生命与安全

•生命与健康

•社会生命(积极生活)

•生命与养成

•生命与交往

•精神生命(成就人生)

•生命与生涯

•生命与价值

各领域包括的具体内容为:

(1)“安全与健康”领域

“安全与健康”领域,主要包括居家安全、校园安全、社会安全、身体健康、心理健康、两性健康六个模块。居家安全方面,应让学生在了解居家安全常识外,重点掌握居家如何防电防火、防盗防抢,以及应对突发事件及确保上网安全。校园安全方面,应让学生在了解校园安全常识外,重点掌握在校如何确保游戏和运动安全,防止和应对校园暴力、疾病传染及其他意外。社会安全方面,应让学生在了解社会安全常识外,重点掌握交通安全、野外安全,学会应对自然灾害、暴力恐怖。身体健康方面,应让学生在了解身体器官、生长发育、疾病危害等基础上,重点掌握营养、运动、治疗等对健康的作用。心理健康方面,应让学生在了解情绪、性格、压力等基础上,重点掌握情绪管理、环境适应、压力纾解等方法。两性健康方面,应让学生在了解生命孕育、两性区别、青春发育等基础上,重点掌握正常异性交往、应对异性骚扰、防止两性行为等方法。

(2)“养成与交往”领域

“养成与交往”领域,主要包括习惯养成、社会交往、与自然相处三个模块。习惯养成涉及学习、生活和文明习惯。学习习惯方面,应让学生在尊重教师、认真学习基础上,学会独立思考、合作探究。生活习惯方面,应让学生养成卫生习惯、锻炼习惯、劳动习惯,并学会自我管理。文明习惯方面,应让学生学会礼貌用语、社交礼仪。社会交往涉及与父母的沟通、结交朋友和公共交往等。与父母沟通方面,应让学生在了解生命诞生、父母养育基础上,学会理解尊重,懂得孝敬父母,承担家庭责任。结交朋友方面,应让学生在了解集体生活、社区生活、公共生活基础上,掌握选择良师益友、应对同辈压力、提升社交能力的方法。应让学生在了解生命诞生、父母养育基础上,学会理解尊重,懂得孝敬父母,承担家庭责任。结交朋友方面,应让学生掌握选择良师益友、应对同辈压力、避免人际冲突、提升社交能力的方法。社会交往方面,让学生了解集体生活、社区生活、公共生活基础上,积极参与公共生活,遵守公共规则,关心弱势群体,热心公益事业。在与自然相处方面,应让学生在了解生命现象、认识自然,保护生态环境,学会绿色生活,与大自然和谐相处,建设生态文明,实现天人合一。

(3)“生涯与价值”领域

生涯与价值领域包括“生涯规划”“价值信仰”“生死智慧”三个模块。生涯规划方面,应让学生在培养兴趣爱好、发展兴趣特长基础上,养成职业素质,提升职业能力,做好生涯规划;应让学生发挥自我的潜能和积极因素,弥补短处和不足,选择最有效的成长途径,各得其所地获得最大限度的个体发展。价值信仰方面,应让学生在追求真善美的基础上,学会做出负责任的决定;让学生拥有一个崇高的精神生活空间,为学生勇敢地生活下去提供勇气,提供必需的精神支柱和行动指南。生死智慧方面,应让学生在了解生命由来、生命成长、生命归宿基础上,了解死亡现象,懂得临终关怀,学会向死而生,并在理解生命的意义与价值基础上,生命不息,奋斗不止,成就人生。

六大领域、12个模块构成新生命教育课程的基本架构,在这样一个基本架构中,结合不同年龄阶段(小学低年级、中高年级、初中和高中)学生生命发展的特点,根据该阶段学生生命发展的需要和生命成长中面临的问题,设计不同阶段生命教育的主题。生命教育主题整体上呈现螺旋上升的趋势,满足不同学段学生的生命发展的需求,并形成相互联系,循环递进的螺旋系统。

根据上述生命教育的六大领域,我们带领团队制定了《新生命教育指导纲要》,开发了小学到高中24册的《新生命教育》教材。当然,生命教育不只是专设课程一种形式,还可以设计专题课程,诸如生命叙事课程、生死课程、生日课程、生命影视课程等;也可将生命教育渗透在中小学其他学科课程之中;还可以开展主题活动,如健康教育、安全教育、艾滋病预防与红十字教育、欺凌与暴力预防等,以此使新生命教育课程更加丰富和完整。

(来源:《课程教材教法》201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