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教育传承传统文化的内容与方式——基于政策文本的研究
作者:高宏钰 霍力岩 谷虹
发布时间:2019/12/10 8:30:21 已经阅读2481次

摘要:“文化自信从娃娃抓起”,学前阶段是幼儿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认同的关键期。通过对政策文本的研究可以得出,幼儿园传统文化教育在内容上应坚持国家立场与儿童立场相结合、全面性与关键性相结合的原则,加强对适宜幼儿园教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的研制;在方式上,一方面,应开发适宜的玩教具和图画书等,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自然融人幼儿园教育活动,以幼儿园与家庭、社会共育的方式进行;另一方面,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教师教育与教师评价,促进幼儿园教师的融入意识与能力发展。

关键词: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幼儿传统文化教育 传统文化传承内容 传统文化传承方式

一、问题提出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是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重要基础,也是近年来教育研究和实践领域的重要问题和热点话题。201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明确提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应“贯穿于启蒙教育、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继续教育各领域”,对幼儿园教育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提出了十分明确的要求。“文化自信从娃娃抓起”,学前教育阶段是幼儿了解和认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关键期,此时的文化环境和文化熏染能够奠基幼儿一生的精神血脉和精神家园。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理应成为幼儿园教育的重要内容。在幼儿园教育中应该传承哪些中华传统文化?应该采用何种方式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唯有厘清这两个核心问题,才有可能在幼儿园中贯彻落实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

聚焦这两个核心问题,我们建立了由教育内容、教育方式与教师发展构成的“一体两翼”框架。“一体”即分析幼儿园教育应该传承什么,明确适宜幼儿园教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容体系,这是幼儿园教育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目标系统和逻辑起点。“两翼”即解答幼儿园教育应该如何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一方面要研究幼儿园教育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途径、方式等,另一方面因为教师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活动的承担者和实施者,负责引导幼儿向政策所要求的方向发展,因此也要研究如何通过教师发展落实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此“两翼”是幼儿园教育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路径系统和主要策略,可以保障幼儿园教育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效果达成和质量优化。

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政策文本分析

(一)教育内容

1.多份政策文本从不同层面确定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容框架。例如,《意见》第一次以中央文件形式阐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作,从宏观角度根据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本体结构,划分了由核心思想理念、中华传统美德和中华人文精神三方面构成的内容框架;而2014年教育部发布的《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以下简称《纲要》)则从中观层面将教育内容划分为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为重点的家国情怀教育,以仁爱共济、立己达人为重点的社会关爱教育和以正心笃志、崇德弘毅为重点的人格修养教育三个方面;一些专项政策文本则从微观角度,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容做出具体规定,如《中小学书法教育指导纲要》明确了书法教育的内容,《中小学文明礼仪教育指导纲要》规定了文明礼仪教育的主要内容等。

2.明确了结构要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十分丰富的内涵,划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结构的一种典型做法是将其划分为精神层面的价值信念(“道”)和现象活动层面的有形事物(“器”)两方面。如,《意见》中“核心思想理念、中华传统美德、中华人文精神”均属于“道”的层面,中华经典、传统节日、音乐、舞蹈、戏剧、曲艺、民间美术和传统手工技艺等具体文化形式则属于“器”层面的内涵表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结构中的“道”和“器”并非简单的二分关系,如《关于运用传统节日弘扬民族文化的优秀传统的意见》指出:“传统节日是中华民族文化的优秀传统的载体”“要紧紧围绕节日主题,突出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可见,器是道的载体,道是器的内核,二者互相交融、互相支撑。

(二)教育方式

1.融入课程与教学

《纲要》指出:“在课程建设和课程标准修订中强化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结合教学环节渗透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相关内容。”《意见》强调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体系,并进一步指出:“按照一体化、分学段、有序推进的原则,把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全方位融入思想道德教育、文化知识教育、艺术体育教育、社会实践教育各环节。”

2.开发传统文化教学材料和资源

教学材料和资源是学校开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重要依托,具体包括:构建和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教材体系;开发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读物、绘本、童谣、儿歌、动画等多元化教学材料;此外,应充分发挥现代信息技术优势,构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网络资源平台,支持学校开展传统文化教育。

3.坚持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相结合

《纲要》指出:“要充分发挥家庭存中华传统文化教育中的重要作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需要学校教育与家庭教育相互结合、互为补充。同时,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需要与社会教育相结合。如,应鼓励学生参与多种形式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社会实践活动,包括参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革命圣地和遗址,开展革命传统教育,利用博物馆、文化馆等公共文化机构开展传统文化教育,组织学生参观名胜古迹了解祖国历史文化,以及参与校外社会实践基地活动等。

(三)教师发展

1.融入教师职前培养课程

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高校、师范院校课程中,是学校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重要保障。例如,《纲要》指出:“在师范院校开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课程。”《意见》指出:“推动高校开设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必修课,在哲学社会科学及相关学科专业和课程中增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容。”

2.加强教师职后培训

《纲要》指出:“加强面向全体教师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培训……提高教师开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能力。”《意见》《中华优秀文化艺术传承学校活动的通知》《中华经典诵读工程实施方案》等政策均提出了有关教师培训的要求。

3.纳入教师评价体系

一方面指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教师资格考试中,如,《纲要》指出,“在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内容中增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比重”,另一方面指建立中华传统文化融入教师教学工作的评价体系,如《中小学开展弘扬和培育民族精神教育实施纲要》中指出,“加强督导评估,建立表彰奖励机制。对工作实绩突出的学校和教育工作者要定期进行表彰奖励”。

三、已有政策对幼儿园开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的启示

已有政策对幼儿园阶段开展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虽然缺乏针对性的规定,但为回答幼儿园阶段传统文化教育传承什么与如何传承两个核心问题提供了重要启示。

(一)“传承什么”:制定适宜幼儿教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体系

1.坚持国家立场,关注儿童立场

坚持国家立场。幼儿园教育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必须以国家立场作为基本立场,这是思考“传承什么”的价值取向和逻辑起点。国家立场是指站在国家整体利益的角度,从国家治理和国家发展的角度来思考问题。《意见>指出:“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是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重大战略任务,对于传承中华文脉、全面提升人民群众文化素养、维护国家文化安全、增强国家文化软实力、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重要意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与国家治理与国家发展紧密联系,必须坚持国家立场,从政策导向审视传统文化教育的基本精神和内容标准。我国政策文本中规定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框架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意见》提出的内容框架为制定适宜幼儿园教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体系明确了价值取向、逻辑定位和坚实基础。

关注儿童立场。在幼儿园教育中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还应关注儿童立场,这是思考“传承什么”的重要考量和基本遵循。目前,我国政策文本中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框架还比较高位、抽象,很难直接用于幼儿园教育,有必要在结合幼儿思维特点、学习方式以及学前教育教学规律的基础上,加强对抽象内容的转化,研制适宜幼儿学习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具体内容。已有政策强调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需始终“遵循学生认知规律和教育教学规律”,唯有关注儿童立场,才能有利于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体系的真正落地和实际操作,才能真正应用到幼儿园的实际教育活动中,从而切实发挥传统文化的内容体系对幼儿园教育活动的目标设计、教育方式与教育评价的引领作用。

2.坚持全面性,把握关键性

坚持全面性。已有政策文本中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包含了“道”和“器”两个层面的内容,既包含了精神层面的核心思想理念、中华传统美德、中华人文精神,又包含了现象层面的传统文学、传统艺术、传统习俗等,幼儿园教育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容体系也应坚持全面性这一原则。现状调研发现,一些地区的幼儿园在传统文化教育实践中存在“偏而不全”等突出问题,即幼儿园里的传统文化教育以形式方面的内容居多,相对缺少精神文化层面的传承,造成一些活动存在形式大于内容、缺乏文化内涵等问题。为此,在制定幼儿园教育中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体系时,既要重视现象活动层面的文化内容,更要重视挖掘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神层面的内容,从而引导幼儿园建立起对中华传统文化的全面认识,全面涵养幼儿的传统文化素养。

把握关键性。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容十分丰富,但并非所有的内容都适合在幼儿园教育中传承,因此在教育内容的选择上还应把握关键性。关键性指向内容的必要性、重要性。关键经验不是一般的经验,是幼儿发展过程中必不可少的、幼儿必须学习和掌握的内容,对幼儿来说是重要的、不可或缺的,对幼儿的终身发展具有奠基作用的传统文化内容。关键性还指对幼儿园教育具有切实指导作用,这些内容要能够切实转化成幼儿园的教育教学活动,能够转化成幼儿可以获得的学习经历与经验。比如,近年来对儿童“读经”的大讨论就牵扯到读什么经,用传统文化中的哪些内容来教育儿童的问题,争论的一个焦点就在于这些传统文化内容是否符合现代儿童生活的需要、是否适合作为现代教育的内容。因此,坚持国家立场与儿童立场相结合、全面性与关键性相结合的思想,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容做出审慎选择,才有可能构建适宜幼儿园教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体系。

(二)“如何传承”:确定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幼儿教育的适宜路径

1.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自然融入幼儿园教育活动

政策研究表明,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原有的课程与教学体系是主要的路径。“蒙以养正,圣功也”,在幼儿教育中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并非是对学前儿童进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直接传授和灌输,而应以“养”的方式融入幼儿教育中。幼儿园教育应该以自然渗透为原则,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思想理念、传统美德、人文精神有机融入幼儿的一日活动中,促进幼儿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认识,帮助幼儿形成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亲切感和认同感,培养有中国根、中国心、中国情的快乐中国娃。目前,幼儿园的一日活动主要包括综合主题活动、区域活动、生活活动、阅读活动、户外活动等活动形态,幼儿园应该充分研究在一日活动中如何融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形成典型实践模式和实践范例,以点带面,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在幼儿园教育的有效实施。例如,主题活动是幼儿园的一种主要活动形式,是教师支持幼儿围绕一定主题展开的集体探究活动。幼儿园可以充分利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拓展主题活动的内容来源、强化主题活动的文化特征,组织幼儿开展“我们的节日”主题活动,帮助幼儿了解传统节日的文化内涵,也可以组织幼儿进行“爱我中华”主题活动,利用重大历史事件和中华历史名人纪念活动以及各类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历史遗迹等,展示爱国主义深刻内涵,培育幼儿的爱国主义精神等。

2.开发以玩教具和图画书为代表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学材料

游戏是幼儿的基本生活,玩教具和图画书等教学材料均是幼儿亲密的“精神伙伴”,是保障幼儿游戏权利、促进幼儿学习与发展的重要手段;玩教具和图画书是幼儿“看不见的教师”,能够引导幼儿开展有目的、有价值、有意义的学习。以玩教具和图画书为代表的教学材料和自然的“游戏材料”不同,它是人类社会的文化产物,凝聚着人类社会的文化历史经验和价值观,是社会文化传承的重要途径和工具。玩教具和图画书承载着教育目标和教育内容,幼儿在直接感知、实际操作和亲身体验的过程中,其所传达的审美趣味和价值观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儿童,它们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和传播的重要方式。在开发和选择玩教具和图画书等教学材料时,应该支持和引导幼儿园结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内容,挖掘节庆活动、传统习俗、民间游戏等文化资源,“充分利用当地自然和文化资源,为幼儿提供有利于激发其学习探索、安全、丰富、适宜的玩教具和游戏材料”,例如,端午节的布老虎、清明节的风筝、元宵节的花灯、春节的舞龙等节庆玩教具;《我是花木兰》《香香甜甜腊八粥》《方脸公公和圆脸婆婆》等展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原创图画书,都是开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学的良好材料,当教师为幼儿提供了这些带有文化特征的“有准备的材料”时,当幼儿在教师引导下与这些材料进行亲切而有趣的互动时,幼儿就能在积极的情绪中认识和理解我国的节日文化、生活习俗和优秀传统文化,幼儿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神从中得到滋养。

3.幼儿园与家庭、社会合作共同落实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

在幼儿阶段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依赖于幼儿园与家庭、社会共同协作。家园共育是幼儿园教育的重要组织与实施方式,即通过家长与幼儿园教师的合作,双方互通信息、互相支持与配合,改变幼儿教育以幼儿园为主、家庭为辅的弊端,使家庭教育和幼儿园教育在教育目标上一致、教育内容上互补、教育方法上共通,从而实现最佳的教育效果,真正促进幼儿的全面发展。‘川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家园共育,既是指引导家长积极参与幼儿园组织的各项传统文化教育活动,与幼儿共同体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魅力,践行中华优秀传统美德,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也是指家长在家庭教育中应注重言传身教,以爱国守法、遵守公德、珍视亲情、勤俭持家、邻里和睦等良好的家风家教,营造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家庭教育氛围。除此之外,幼儿园还需要与社会紧密联系。社会蕴含着丰富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资源,幼儿园可以充分利用文化馆、图书馆、美术馆、名胜古迹、文化遗产等社会公共教育资源,与社会形成推进中华传统文化教育的合力。

(三)“如何传承”: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幼儿园教师教育的路径

幼儿园教师是幼儿教育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实施者,有必要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幼儿园教师教育和教师评价,以此提高幼儿园教师传统文化教育能力。

1.融入幼儿园教师教育

我国幼儿园教师仍存在文化素养整体偏低、中华文化底蕴不足的问题,因此必须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幼儿园教师教育中,并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幼儿园教师教育的目标、内容、方式与评价进行统筹规划与顶层设计。幼儿园教师教育应以提高幼儿园教师的关键岗位胜任力为根本目标,而不是为了提高传统文化素养而彻底改变目前教师教育的思路和格局。教师教育学校应该结合综合主题活动、区域游戏、生活活动、阅读活动以及户外活动这五种幼儿园基本活动,也就是教师日常工作要胜任的关键岗位任务,认真分析这五种关键岗位任务对幼儿园教师的能力要求,在此基础上设置由理论型课程(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知识)、实践型课程(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的综合主题活动设计与指导)与反思型课程(如文化观、教育观、儿童观等)构成的三位一体课程体系。开发系统的课程资源和教学材料,采取理论培训、实践反思、专题教研、参观体验、研学旅行等多元化方式对教师展开培养培训,并联合幼儿园、政府部门建立自评与他评相结合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融入的教师教育评价体系,从评价方法、工具与技术等方面多方位协调,科学有效评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师教育效果。总之,融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幼儿园教师教育应以岗位胜任为导向,全面增强教师教育目标的针对性、内容的适宜性、方式的有效性以及评价的系统性,以此提高教师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能力。

2.纳入幼儿园教师评价

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能力纳入幼儿园教师评价体系,是指将其融入幼儿园教师资格准入标准和幼儿园教师工作评价体系。一方面,通过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能力融入教师资格准人体系,加大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内容在幼儿园教师资格考试中的比重,有利于从源头上解决幼儿园传统文化教育的师资缺乏问题;另一方面,有利于激发教师在日常教育教学中主动承担中华传统文化教育的职责。

(来源:《基础教育课程》2019.10.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