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70年历程
——从规范为先的教学体系到育人为本的课程制度
作者:崔允漷 雷浩
发布时间:2019/12/20 8:27:22 已经阅读2449次

【摘要】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我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成就卓著。基于课程自身历史发展脉络,可划分为三个时期:一是全国统一的教学规范的初创与受挫(1949-1977年):二是教育教学规范的重建与课程制度的试验(1978-2000年);三是育人为本课程制度的探索与基本确立(2001年-至今)。70年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实践表明: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在寻求“为谁培养”“培养什么”“怎样培养人”等重大命题的破解之策愈发清晰和自信,“何以证明培养了人”的前景可待、未来可期。

【关键词】新中国成立70周年;基础教育;课程改革

课程是国家意志的集中体现,承载着教育思想、教育目标和教育内容,决定着人才培养的质量,预示着民族和国家的未来。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走过了70年的历程,历经了三个重要时期。

一、全国统一的教学规范的初创与受挫(1949-1977年)

新中国成立初期,基础教育改革的首要任务是围绕社会主义教育的性质,建立全国统一的教育教学规范体系。1949-1965年,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以创建全国统一的教学计划、教学大纲和教材等为载体,逐渐建立起全国统一的教学规范。

制订教学计划。为落实1949年新中国第一次教育工作会议基本教育方针,1950年8月教育部颁发新中国成立后的第一个教学计划——《中学暂行教学计划(草案)》。1952年3月教育部颁发新中国第一个全面规范中小学教学的文件——《小学暂行规程(草案)》和《中学暂行规程(草案)》。1963年重新制定了《全日制中小学教学计划(草案)》,为规范教学作出了重要努力,如对教学、劳动生产和假期均作出了必要的安排。

制定教学大纲。1951年3月教育部召开第一次全国中等教育会议,通过了《普通中学(各科)课程标准(草案)》。1952年教育部又颁布了中学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等学科的教学大纲。1956年颁布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套比较齐全的教学大纲——《中小学各科教学大纲(修订草案)》,进一步明确了各科的教学任务、内容和目标。

规范教材编写。1950年9月,在全国出版会议上提出了中小学教材必须全国统一供应的方针,并成立人民教育出版社,承担编写国家统一教材的任务。1951年9月,人民教育出版社编写和修订的中小学教科书开创了全国使用统一教材的格局。此后,全国中小学逐步统一使用一个“教学计划”、一套“教学大纲”和一套“教科书”(统编教材),开启了“一纲一本”的时代。经过多次教材编写经验的积累,形成了一套基本的教材编写规范。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全国中小学教育进人混乱状态,尤其是1971年召开的第三次全国教育工作会议,全面否定了新中国成立后17年的教育工作。这一时期的“教育大革命”使得刚刚建立起来的教育教学规范遭到重大挫折。

二、教学规范的重建与课程制度的试验(1978-2000年)

(一)中小学教育教学规范的重建(1978-1984年)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基础教育教学规范进入了重建期。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重新制订教学计划。1981年教育部颁发了《全日制六年制重点中学教学计划(试行草案)》,将劳动技术教育作为选修课纳入课程体系。同年修订了五年制小学和中学教学计划,改“政治课”为“思想品德课”,恢复在四年级开设地理课和五年级开设历史课,外语课改为在有条件的学校四五年级开设。1985年制定的《全日制六年制小学教学计划》,将城市和农村小学教学计划做了区分,城市增设了“外语”和“活动”两门科目。

重新制定教学大纲。1978年教育部颁发《全日制十年制学校中小学各科教学大纲(试行草案)》,该教学大纲在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各科教学正反两个方面经验的基础上,对各学科教学的功能、目的、任务、内容、方法、评价要求等作出了规定。

重新编制和出版教材。1978年编写和出版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五套国家统一的中小学教材。该套教材删除了“文革”中一些不正确的内容,更加关注学生“双基”的培养。

(二)课程制度的试验与教学话语的转变(1985-2000年)

上海“一期课改”为建立以学生发展为本的课程制度起到了先行先试的作用。1988年5月8日成立“上海市中小学课程教材改革委员会”,全面推进中小学课程教材改革。在充分吸收上海等地课程改革经验的基础上,1992年《九年制义务教育全日制小学、初级中学课程计划(试行)》颁布,我国首次将“教学计划”更名为“课程计划”,将全部课程分为学科类和活动类,并为地方课程预留了空间。1996年《全日制普通高中课程计划(试验)》首次明确提出了“普通高中课程由中央、地方、学校三级管理”。2000年《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课程计划(试验修订稿)》以培养目标、课程设置、课程实施、课程评价和课程管理等为框架进行编制。

尽管如此,在顶层教育政策中教学话语仍然占据主导地位,各构成要素均由教学话语体系组成,仍采用“教学大纲”的表述,统编教材仍然占主导。

三、育人为本课程制度的探索与基本确立(2001-至今)

2001年,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和发展的决定》以及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以下简称《纲要》)的颁布,标志着我国基础教育改革已经进入课程教材时代,育人为本的课程制度正在逐步确立。

(一)育人为本课程制度的探索(2001-2012年)

编制课程方案。2001年教育部颁布的《义务教育课程设置实验方案》特别强调课程的综合性和选择性。2003年教育部颁布《普通高中课程设置方案(实验)》凸显了课程四要素,课程属性更明显,且该方案首次提出以学习领域统摄科目,这是课程综合化的一个重要举措。

研制课程标准。2001年颁布了与《义务教育课程设置方案》相配套的各门学科课程标准,2003年颁发了普通高中各门学科课程标准,2011年修订的义务教育阶段各门学科课程标准也沿用了_上述框架。从“教学大纲”到“课程标准”的研制,改变了过去只规定“基础知识与基本技能”的内容与要求,更加关注人的素质发展。

确立新的教材制度。2001年《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纲要(试行)》要求:“实行国家基本要求指导下的教材多样化政策,鼓励有关机构、出版部门等依据国家课程标准组织编写中小学教材。”2001年义务教育各科课程标准和2003年普通高中各科课程标准中均有专门的教材编写建议部分,这为教材编写提供了指导。教材编写基本上采用国家审定基础上的多样化政策,以社会、学校、学生需求为出发点,体现了具有中国特色的灵活的课程制度的初创特点。

(二)育人为本课程制度的基本确立(2012年-至今)

经过近20年世界上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一致性程度最高的课程改革的伟大实践,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提出“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的根本任务”,我国基础教育课程研究进入新时期,基本上建立起育人为本的课程制度。

坚持“五育”并举,赋予全面发展教育方针的时代内涵。党的十,八大以来,体育、美育和劳动教育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视。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作出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强调“强化体育课和课外锻炼,促进青少年身心健康、体魄强健。改进美育教学,提高学生审美和人文素养”。2014年,教育部颁发《关于全面深化课程改革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意见》,吹响了新一轮课程改革的号角,描述了课程育人的蓝图。2015年《关于全面加强和改进学校美育工作的意见》,对体育、美育的重视高度回应了社会发展对人的必备素养的要求。学生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实践能力需要通过多种途径、方式融人国民教育中,以知促行、以行促知、学以致用。2015年,教育部联合共青团中央、全国少工委印发了《关于加强中小学劳动教育的意见》。在实践中发展能力、发挥创造,必须实现更大范围的社会参与,通过更为广阔的平台提高教育质量。这些举措为创建育人为本的课程制度提供了基础。

坚持立德树人,创新育人为本的课程制度。2017年《普通高中课程方案》明确提出“普通高中课程建设坚持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的要求。在推进中小学教材建设、课程标准修订,全面有机融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好教材、课程的政治关、思想关和质量关。将法治教育纳入国民教育体系,颁布实施《青少年法治教育大纲》,促进青少年“德法兼修”。新颁发的普通高中各科课程标准新增了学科核心素养,更凸显了学科育人的价值。

履行教材建设国家事权,建立新时代教材制度。课程教材建设直接关系到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巩固与发展。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教材建设作出一系列重要指示。2016年,中办、国办联合印发《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大中小学教材建设的意见》,从制度层面明确了教材建设是国家事权。2017年7月4日国家教材委员会正式成立,这是我国最高级别的教材工作统筹和指导机构,其重点关注编好中小学三科教材,实行国家统编、统审和统用。2012年教育部启动统一编写义务教育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教材,历时五年,2017年全部完成。根据党中央对三科教材三年实现全覆盖的要求,2019年义务教育所有年级全部使用统编教材。统编三科教材强化了国家意志,贯彻了党的教育方针,落实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厚植优秀传统文化,推动校园文化建设。2014年《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提出,建设中华经典资源库,开启“礼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活动,编写优秀传统文化普及读本,分学段有序推进。2017年《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提出,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学校教育是关键;要以课程教材建设为抓手;要融进校园文化之中,让每个孩子身上都留下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

新中国成立70年以来,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始终与时代发展同步调,与社会进步同脉搏。从规范为先的教学体系到具有中国特色育人为本的课程制度的确立,中国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坚持服务人民,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着力破解基础教育发展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落实立德树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遵循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坚持面向全体,促进全面发展,聚焦核心素养,使学生成为“有理想、有本领、有担当”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增强制度自信,在政治方向上坚守了“为谁培养人”,在育人内涵上明确了“培养什么人”,在课程实践上创新了“怎样培养人”,并期待未来在“何以证明培养了人”上寻求评价上的新突破,以完善全员、全程、全学科育人的课程制度。

(来源:《人民教育》201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