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背景下智慧课堂教学设计研究
作者:高琳琳 解月光
发布时间:2020/2/22 7:59:25 已经阅读4761次

摘要:“互联网+”时代,打造智慧课堂落实智慧教育成为当下基础教育的目标追求。从指导教师开展智慧课堂教学实践角度出发,在运用文献法厘清智慧课堂的本体内涵的基础上,运用课堂观察法对近三年全国信息技术与教学融合优质课大赛中的智慧课堂优秀案例进行深入分析,发现准确捕获和提炼智慧课堂教学实践所彰显的核心特点。再以核心特点为指引,采取回溯的方式反思教师教学设计过程,提出影响智慧课堂教学实践成败的教学设计关键转变包括:学习目标需要由“知识化”转向“思维化”,学习内容由“复制化”转向“任务化”,学习评价由“终结性”转向“过程性”,学习环境由“机械化”转向“智能化”等。

关键词:“互联网+”;智慧教育;智慧课堂;教学设计

在“互联网+”时代,智慧教育逐渐成为教育发展的必然趋势。智慧教育倡导以信息技术为依托,引领学生智慧的发展,为课堂教学变革与创新提供了新的思路。时至当下,作为智慧教育理念实现的重要途径,智慧课堂教学实践已成为基础教育的目标追求。为了更好地落实智慧教育理念,国内一些教育研究者已经对互联网时代的智慧课堂构建进行了研究,但是已有的研究大多只关注智慧课堂本体概念的阐述和构建技术的探讨,对深层次的智慧课堂教学实践研究比较欠缺。绝大多数教师在实际教学中仍然基于传统课堂的认知进行智慧课堂教学实践,导致最终的教学结果难以达成智慧课堂的价值目标,即学生智慧发展的效果差强人意。故而,本研究深入开展“互联网+”背景下智慧课堂教学设计研究,以期为教师开展智慧课堂教学实践提供参考。

一、智慧课堂的内涵及特征

“智慧”通常具有两层含义:一是从心理学角度将其定义为“聪明、有见解、有谋略”;二是从技术角度将其理解为“智能化”。故而,学界普遍从两个视角界定智慧课堂的本体内涵:一是从教育目标的视角出发,课堂教学的目标不是简单的知识传授,而是应该注重学生以高阶思维为核心的综合智慧能力的培养;二是从信息化视角出发,应该借助先进的信息技术手段打造数字化学习环境,实现课堂教学的信息化、智能化。但追本溯源,利用信息技术打造数字化学习环境的根本目标亦是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发展学生的智慧能力,所以以上两种认识具有千丝万缕的关联关系。故而,本研究基于以上两种视角的综合理解提出,“互联网+”背景下,智慧课堂是以“学习者”为中心,在信息技术创设的数字化学习环境支撑下,通过改变教学的方式方法,不仅能够促使学生主动经历发现、构想、抉择、评价等高阶思维经验积累过程,发展智慧能力,还能够帮助学生获得美好的学习体验。换句话说,智慧课堂是对传统课堂的继承与发展,重点关注的是融于信息技术的教学系统如何更加深入、全面地引领学生智慧的发展。

基于对智慧课堂本体内涵的理解,笔者通过课堂观察法对近三年全国信息技术与教学融合优质课大赛中的智慧课堂优秀案例进行了观摩与深入分析,发现智慧课堂的学习过程具有以下四个核心特征:

(一)学习参与的“深度性”

学习参与是学生课堂学习方式的显性化呈现,主要包括全程参与、全感参与和全员参与等三个二级特征。首先,全程参与是指学生以主动探究的方式经历知识诞生、应用与创新的鲜活历程。在这个过程中,学生超越了以往简单、肤浅的被动接受式参与,能够真实地感触到知识的本质,领悟到其中蕴含的思想。其次,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改变了以往单一的耳听参与方式,而是呈现出多种、全面的感官参与,如用手做、用嘴说、用脑想等。在全感参与的过程中,学生不再是知识接受的容器,而是知识的发现者。学生不仅思维活跃,积极主动地投入探究过程,而且具有敏锐的觉察思维,善于思考,能够发现并解决探究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再次,全员参与是指在智慧课堂教学中,班级的全体学生都能积极参与知识的学习过程。尽管每位学生选择完成任务的路径不同,但不会有学生因起点水平较弱、注意力不集中而成为旁观者,整个班级处于全员参与的状态。

(二)学习路径的“动态性”

学习路径是学生达成目标的学习活动序列,是学习步骤的呈现或指引,体现学习过程的步骤信息。当下的大多数教师已经逐渐认识到学生课堂主体地位的重要性,不仅能有意识地根据学生的认知水平、学习风格合理地开展教学活动,而且注重调动学生学习知识的兴趣。但是教师往往是以大多数学生的特点进行学习路径的设计,导致难以完全符合全班学生的学习特点,在一定程度上缩减了个性化学习的实践程度。然而,在智慧课堂中,学生学习路径呈现出动态性特征,包括可选择性和可变更性两个二级特征。首先,可选择性是指班级的所有学生不仅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学习偏好和认知水平自主选择适合自己的学习活动序列完成学习任务,而且还可以在符合自己认知的学习活动序列中大胆想象,经历发现、抉择、归纳等高阶思维经验积累过程,发展智慧能力。其次,可变更性是指学习路径不是一成不变的,前后活动之间不存在固化的顺序关系。学生在任务探究的过程中,可以根据具体情况的需求以及实际情况的启发,变更学习活动序列进展的轨迹以达成目标。

(三)学习成果的“全面性”

学习成果是指学生在学习过程进行中或结束时产出的结果。在智慧课堂中,学生的学习成果具有全面性特征。这里的全面性是指产出的学习成果不仅是知识成果,还包括态度成果和思维成果。首先,知识成果是指学生通过学习可以掌握相关的课程知识。但是智慧课堂中学生产出的知识成果并不是指知识记忆的数量,而是指能够深入理解知识内容、明晰知识的起源背景、掌握知识的应用方法,学生能够将学习回馈于实际生活,运用学到的知识解决生活实际问题。其次,思维成果是指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思维品质发展的结果,也就是说,学生在知识学习的过程中不仅能够深入理解知识,而且能够在任务探究的过程中主动经历发现、抉择、归纳、评价等高阶思维经验积累过程,提升思维品质,发展智慧能力。思维成果的达成融于知识学习的过程,知识学习的过程需要学生思维的介入和引领,二者彼此依赖、互为影响。再次,态度成果是指学生情感态度的变化,主要描述的是学生对待学习的注意状态、情绪状况以及意志状态,具体表现为学生对待学校、教师、学习材料以及知识学习的态度。在智慧课堂中,学生通过知识的学习感受到了学习的魅力,培养了学习兴趣,提高了学习动机,有助于学生后续以全神贯注、积极主动的状态参与知识的学习。

(四)学习环境的“智能性”

学习环境是指支撑学习者学习过程的各种外部条件。智慧课堂中的学习环境呈现出“智能性”特征,包括丰富性、自适应、沉浸式三个二级特征。首先,丰富性是指打造的学习环境运用的不是单一、简易的技术,而是利用了多媒体、互联网、人工智能、社交媒体以及学习分析等多种新技术、新媒介与新媒体。其次,白适应性是指学习环境。一方面,可以根据学生情况推送资源、工具、路径,符合学生的认知状态和起点水平,帮助学生固强补弱,提高学习效果;另一方面,可以借助大数据技术记录学生探究过程的行为表现,并且利用学习分析技术诊断存在学习风险的学生个体,帮助教师提供个性化指导与适切性干预。再次,沉浸式是指技术产品融于学习环境,这样不仅可以打破时间和空间的局限,实现真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融合、拓宽学习资源来源,而且还可以支持学生采取自主、合作探究的方式经历知识诞生、应用、创新的鲜活历程,积累思维经验。整体的支持过程都是无缝的、沉浸的,实现了以学生为中心的教育理念,使学生获得良好的学习体验。

二、智慧课堂教学设计的关键转变

智慧课堂是以“学习者”为中心,课堂教学过程以学习过程为主体呈现的现实,所以,本研究将教学设计聚焦为以学为主的教学设计思想框架。将教学设计转变的具体内容阐述为以下几个方面:

(一)学习目标由“知识化”向“思维化”转变

新课程强调学生基本知识、基本能力、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等三维目标的达成。在以往的教学实践中,教师过于注重学生知识记忆的数量,而忽视学生思维、情感与能力的发展。根据智慧课堂学习成果全面性的特征,教师在进行智慧课堂教学设计时,首先需要将学习目标由过于关注“知识化”向“思维化”转变。这种转变不是将三维目标中的某个维度简单替换成“思维目标”,亦不是为“思维目标”单独开设一个维度与三维目标并驾齐驱,而是强调教师转变观念、提升意识,深刻认识到课堂教学应该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而且学生在达成思维能力发展的过程中可以感受到学习的乐趣。

为了制定一个符合学科知识、操作性强的学习目标,首先,教师应该清楚地认识到思维能力的发展是学习过程的重要目标,思维目标的达成可以引领学生知识、情感目标的实现。而且,隐含的思维目标还指引着学习任务主题的确定、学习活动的组织和学习评价方式的选择,是整个课堂教学过程的灵魂。其次,思维目标的确定并不能脱离具体的课程知识内容。知识是思维的沃土,离开了知识,思维无从谈起。思维是知识建构的养料,没有对思维的关注,知识的学习就会不深入、不深刻。因此,教师在确定学习过程的思维目标时,应该深入分析课程标准、教学大纲、学科核心素养,明晰学科性质、学科定位以及学科应该培养的主要能力,从而针对具体的知识内容挖掘知识隐含的思维取向,然后教师以思维取向为指引精细化设计学习任务。这样不仅可以选择以生活实例为素材还原知识发现、发展的过程,引起学生的共鸣,而且教师可以在思维取向的规约下良构符合学生认知水平的学习活动,支撑学生可以个性化地选择适合自己探究任务的活动序列。此外,教师在根据思维目标设计学习活动时,不能完全地照本宣科,而应该根据学生起点水平、探究规律等特性的规约与指引创新教学方法,改变学生的学习方式,使其在兴趣的驱动下完成学习并获得情感态度的发展。

(二)学习内容由“复制化”向“任务化”转变

学习内容是学生在课堂学习中需要掌握的课程知识。以往的课堂以教师为中心,课程知识成为教师讲授的内容,教师考虑的问题更多的是知识应该如何呈现、如何能让学生更好地接受自己的讲解,如何能将自身对知识的理解更有效地复制给学生。在这个过程中学生主体性丧失,难以全面深入地参与知识的学习过程。而根据智慧课堂学习参与“深度性”特征的指引,学习内容应由教师观转向学生观,学习内容的组织设计应由“复制化”向“任务化”转变,即将学习内容进行任务化设计。

教师将学习内容进行任务化设计时,最根本的目标是期望学生通过学习任务的驱动深度参与课堂学习过程,发展思维能力。因此,教师需要考虑知识所蕴涵的思维取向,在思维取向的指引下深入分析知识的应用价值,从而根据知识的实际用途与学生的兴趣点来确定探究任务的主题。首先,教师可以采用真实的生活情境呈现任务主题,促使学生联系已知,以全情投入的状态参与任务的探究过程。其次,教师可以采用任务驱动的方式触发学生的学习过程。一方面,可以促使学生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主动经历高阶思维经验积累的过程,发展智慧;另一方面,帮助学生深切体会知识来源于生活,不仅可以使学生掌握知识的实际用途实现学以致用,而且可以促使学生感受到学习的意义与价值,进而对学习产生浓厚的兴趣。此外,根据智慧课堂学习路径“动态性”特征,教师不仅需要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借助信息技术设计动态的学习活动序列,帮助学生根据自己的状况合理地选择适合自己的学习轨迹,顺利完成学习任务,达成学习目标。而且所设计的学习路径不能各自孤立,应该彼此交叉、融合贯通,便于学生根据自身的学习状态随时切换学习路径,进而优化学生的学习体验,提高学习兴趣。

(三)学习评价由“终结性”向“过程性”转变

大多数教师在课堂教学实践中采用终结性评价的方式。终结性评价是指对学生最终的结果进行评价。终结性评价具有较多的功利色彩,过分强调学生的考试分数。如果教学实践采用终结性评价方式,学生很难清醒地认识自我、反思自我,以致自身的思维品质得不到应有的训练,智慧发展滞后。而且机械的程序化模式容易致使学生丧失活力,失去乐观向上的积极态度。根据智慧课堂的核心特征,学习评价应由“终结性”向“过程性”转变。教师应将评价作为学习过程的一部分,在学习目标的指引下对学生学习的全过程进行及时、有效的反馈与评价。

在教学实践中,首先,教师应该持续、密切地关注学生在探究学习过程中的行为表现,重点评价学生理解知识内容的深度、思维的活跃度和精力的投入度,以期为学习成果的全面生成奠定基础。其次,教师可以借助可视化分析技术了解学生知识、思维、情感等三方面的状态变化,预测学生的困难点,并采取互动交流、支架支持等方式帮助学生规避学习风险,引领学生顺利达成学习成果。而且为了更好地调动学生的课堂参与性,可以让学生参与探究过程与结果的评价。具体措施是:教师在进行评价设计时,可以根据具体的学习目标和学习活动制定一个评价标准,包括评价的维度和内容,并将评价标准详细讲给学生,让学生明晰评价包括哪些方面。此外,教师还应该营造轻松、和谐的课堂评价氛围,鼓励学生对别人的观点充满耐心和信心,允许别人对自己的成果提出质疑,让学生明白合理、中肯的评价对他人修正探究过程和结果的重要性。最后,教师也要认真倾听学生的评价过程,即使学生的思考仅有一点点闪光的影子,也要尽量发现学生评价的亮点,给予充分的表扬和鼓励。

(四)学习环境由“机械化”向“智能化”转变

学习环境是学生学习活动的天地。在课堂实践中,大多数教师忽视了技术与教学融合的途径与方法,只知使用技术机械、简单地呈现知识内容,将技术浮于课堂表面,孤立于课堂之外,没有改变学生学习方式,扼杀了学生的主体性与能动性。根据学习环境“智能性”的特征,教师在进行课堂学习环境设计与建构时,需要将学习环境由“机械化”转向“智能化”。

首先,教师应该深入理解大数据、学习分析、物联网以及虚拟现实等核心技术理念,并且掌握学习资源推荐系统、学习空间和电子书包等技术产品的操作方法。其次,课堂学习环境应以学习者为中心,教师应注重自适应推荐系统、教育可视化技术的应用,从而可以“对症下药”,适切性地为学习者提供需要的资源与路径,使其获得良好的学习体验。此外,教师不能将技术硬性地引入课堂学习环境,不能将技术作为知识呈现的工具,而应该深入分析学科本体知识,根据思维目标、学习任务、学习路径的规约,全面、深入、系统地结合技术的魅力优势创新教学方法、革新学习过程,从而激发学生以全情投入的状态无缝地经历发现、构想、抉择、归纳等高阶思维过程,积累思维经验,发展智慧能力。

(来源:《教育理论与实践》2019.20.)